背景:
阅读新闻

山峦叠嶂金家寨

[日期:2011-07-06] 来源:江淮晨报  作者:李云胜 吴孔文 [字体: ]

在山水中穿行

从岳西到金寨有两条路,一条是经过霍山、六安、霍邱姚李到达金寨,一路都是高速公路,但路途要远一些;还有一条就是从霍山直接去金寨,距离要近得多,但全程都是崇山峻岭,道路崎岖不平,狭窄弯曲。

我们商量了一下,既然是采访红色老区,那就体验一把当年红军活动在大山里的生活吧:走山间小路。

沿途的景色是优美的,周围是郁郁葱葱的山岭,不时地可以看见山坳中的一泓清泉。过去只是在电视里看过的地方,比如“六安瓜片”的原产地齐头山,这次真的与之擦肩而过。那环绕在半山腰的雾气,像棉絮一样,仿佛伸手就可以抓到。只是苦了开车的师傅,既要集中精力注意不时出现的弯道,又要留心脚下的悬崖峭壁。司机师傅倒是有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他开玩笑说,我们知足吧,当年的红军要是有这样的路可走,那他们睡觉都会笑醒的。

我们在一个叫油坊店的地方稍事休息,路边的小溪清澈见底,几尾小鱼在石头缝隙之间来回游动。掬一捧泉水洒向脸上,刹那间疲倦飞走了。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缕歌声,仔细听,原来是那么的耳熟能详:八月桂花遍地开,鲜红的旗帜竖啊竖起来……

后来,金寨的朋友向我们介绍,这首红歌在当地可谓家喻户晓。关于它的来历,大别山区的几个县还有过争论。以前有人以为是江西红军歌曲。现在已经确认是大别山红军歌曲。但是在大别山区还有几说,有河南商城版,河南新县版,安徽金寨版。

河南信阳编著的《豫南革命史》里记载,1929年8月,光山县苏维埃政府在柴山堡成立,庆祝会上唱起这首《八月桂花遍地开》。现在公认的还是安徽金寨人创作的,是用当地民歌《八段锦》的调,一位叫罗银青的先生写的词。其诞生地是在河南商城果子园,但后来划归了金寨县。

其实不论结果怎样,这实际上都是反映了人民群众对红色文艺的热爱吧。

山坡上的陵园

金寨,原名金家寨,大家脑海里的印象应该还是个年轻的县。那里位于大别山腹地,地处三省七县二区接合部。

1932年9月的时候,在红军第四次反“围剿”中,国民党军队卫立煌部进占金家寨。为加强对鄂豫皖边区的统治,划安徽、河南和湖北三省交界部分边区,始设县治,称“立煌县”。1947年9月上旬,中国人民解放军刘伯承、邓小平所部三纵八旅攻克立煌县城,建立民主政权,更名为金寨县。屈指算来,才几十年的历史。

但这块土地历来为兵家必争,境内多险关要隘。金寨的朋友说,早在南北朝的时候,这里就驻有重兵。隋初,为府兵戍守地区。唐末,黄巢农民军曾至县内狗迹岭。南宋,金兵南下,元人入侵,县内主要山寨多为军事要冲。特别是清咸丰、同治年间,太平军、捻军在境内活动达13年之久。

远处是雄伟的梅山水库大坝,流淌千年的史河蜿蜒地从县城里穿城而过。河畔有一座山坡,不高。也许是身处山区的缘故,当我们问起那座山的名称时,金寨的朋友笑了,这在山里人的眼里就不算山,所以根本就没有名字。倒是后来在山上修建了烈士纪念塔,接着又修建了“金寨县烈士纪念馆”,那座山才出名了。不过大家还是习惯叫它烈士陵园。

我们去的时候,正赶上从上海来的一批游客,导游用夹杂着当地口音的普通话向他们介绍。那上面的纪念塔1964年就建造了,1983年修建金寨革命博物馆和红军墓园,2008年修建红军广场和洪学智将军纪念碑,2009年重建红军纪念堂。

我们在那里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拾级而上的台阶,将整个景区分为塔、墓、园、广场、纪念馆等多个功能区。而每一组台阶的数量都有特定的含义,比如最著名的59级台阶,寓意在金寨诞生了59位共和国的开国将军,其中,上将一位,中将八位,少将五十位,位居全国第二,金寨从而成为著名的将军县。

老将军的故乡

在金寨游览,听得最多的就是“红军的故乡,将军的摇篮”这句话。而这样看似简单的一句话,是许多金寨儿女用他们的鲜血换来的。

早在1924年,金寨县境内就建立了党的组织。1925年,在党的领导下农民运动兴起;1929年,先后爆发了著名的立夏节起义和六霍起义,成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核心区,山区的穷苦人们踊跃参军,境内组建了11支成建制的红军队伍,是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的主要发源地,也是中国红军第一县。

抗日战争时期,那里是中共安徽省工委和鄂豫皖边区党委领导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心。到了解放战争时期,又是刘邓大军建立的重要后方基地。解放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的达1万多人,占安徽省革命烈士总数的五分之一。

金寨的朋友骄傲地对我们说,刘伯承、邓小平、李先念、徐向前都曾在金寨指挥过战斗,董必武、叶挺、郭述申、方毅等也曾在此组织过革命活动。据1982年统计,全县有550多位老红军在全国各地党政军机关担任重要职务,其中担任历届中共中央委员的有12人,担任省、部、军级领导职务的有200多人。

这里我们特别要提到洪学智将军,这位我军历史上唯一两次授上将衔的老革命。他1913年2月2日出生于安徽省金寨县双河区黄鹄寺乡小河口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1928年冬参加我地下党领导的农民武装联庄队,历经红军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和抗美援朝时期,功勋卓著,为共和国的建立和我军后勤保障体系的形成作出了巨大贡献,是我军现代后勤工作的奠基人和开拓者。

老将军身上的故事极多,而广为家乡人津津乐道的还是那极具传奇色彩的两次被授予上将军衔,这在我军历史上仅此一例,在国外也没有先例。家乡人亲切地称他为“六星上将”。

手记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就去过金寨,站在梅山水库大坝上远眺山城,不由得想起了古人“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名句。那里可是有山有水呀,生活在青山绿水之间,是否也会沾染上一些仙风道骨呢。

不过当地的朋友和我们的感触并不一样,他们说眼前的湖光山色是金寨人民牺牲了自己的利益换来的。响洪甸、梅山两大水库的清泉一路欢歌,流到了六安,流到了合肥,使那里的市民喝上了大别山区的矿泉水。可你知道吗,为了修建这两座水库,金寨县最富裕的三镇——金家寨、麻埠、流波都永远地被淹没在水库的下面,无数顷良田变成了河床,金寨的经济一度倒退到全省甚至全国的锅底。

我想起了金寨和合肥的渊源,不仅现在省城人还喝着金寨的水,而且抗战时期还叫立煌县的时候,这里可是全省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合肥作为省会也是从这里迁去的。金寨的朋友说,看过许多经历过那段时期的合肥的老先生们写的回忆录,他们当年生活的地方也已经成了水下龙城。

当然,国家并没有忘记老区人民,多年的财政扶持,加上当地政府组织群众调整产业结构,现在的老区再也不是贫穷、落后的代名词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