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韩钢:“学习毛泽东”算王明的贡献还是失误?

[日期:2014-04-07] 来源:共识网   作者: [字体: ]

  编者按:近日,郭德宏主编的《王明年谱》由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在3月26日的座谈会上,多位近代史专家与作者交流阅读体会,希望能剥掉油彩,还原一个真实的王明,本文系韩钢老师在沙龙上的发言整理稿,未经本人审核,标题为编者所拟。

  王明的”负面形象“

  现在,我正在做关于农村社会底层资料收集,从底层历史突然跳到高层党史,真是有点不适应。

  提到王明,我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个概念是两条路线,其一,王明写过的两条路线;其二,从王明时代开始,中共就建构了一条它们自己的,叙述党史的模式,这个模式也可以用王明这本书来命名,就叫“两条路线"。从延安开始建构的一套党史叙事模式,长期以来告诉我们的是:中国共产党历史就是一条正确路线和诸多次错误路线斗争的历史。正确路线的代表只有一位,就是毛泽东;错误路线的代表,到王明时期,至少已经有五、六位,从最开始的陈独秀,到瞿秋白、李立三、罗章龙、王明、张国焘、王明,有六位代表。这种模式一直延续到49年以后,甚至延续到现在。坦率说,经历改革开放的时代,一直到今天,很多人叙述党史、人物、事件,习惯于用两条路线模式。当然在49年以前,党史的两条路线模式里,王明是最聪明的,第一,他有一次左、一次右;第二,他又是49年以后进入毛泽东时代最后一次路线斗争的对象。所以我一想就想到了这两条路线,当然长期作为一个负面形象,王明给我的印象非常深。

  我对王明的了解非常少,因为他是一个负面人物,披露出来的史料也都足以证明他是一个错误路线的代表。所以王明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我不是很清楚,因为我看到的材料很有限。从80年代后期,郭老师的书已经开始帮助我们对于重新了解王明提供了一些帮助,因为这本书的最初版本是在1992年,也就是说1992年有关于王明历史资料的披露,这才发现不完全像我们以前所了解的。今天一看,已经是那本著作的多少倍,至少七、八倍,有几十万字。这次出版增订的《王明年谱》,大大丰富了92年那本简明的《王明年谱》的资料和信息。我刚才翻了一下,发现在我所读到的年谱中,这是一本比较独特的年谱。刚才郭老师讲到了,严格意义上说,它不是我们过去看到的年谱,我们看到的文献如《毛泽东年谱》、《周恩来年谱》,绝对没有什么不同意见,不同时间有不同记述,至于不同评论、不同观点,在中央文献研究室编的年谱里,一般是不会有的,《王明年谱》很独特,像是一本带有学术回顾性质的年谱,所以有一个好处,我们除了了解王明本身的生平经历外,会发现关于他的生平经历甚至包括他的活动、思想理论,也可以了解一些相关研究动态,这个好处是别的年谱所提供不了的,所以看起来特别有意思。

  《学习毛泽东》:王明的失误还是贡献?

  之前有人说,这本书特别生动,我刚刚翻了若干页,《王明年谱》确实不枯燥,因为提供给我们的信息太丰富了,倒不一定说它在讲什么故事,在我看来这恐怕是我们学界非常愿意看到的一本带有学术回顾性质的年谱,坦率说,现在关于王明的研究非常薄弱,更不要说一般的社会人士,包括学界人,甚至我本人。对王明也没什么研究,因大材料太少。目前披露的材料是两个极端,官方有官方的说法,王明有王明的说法,季米特洛夫有季米特洛夫的说法,而且两个说法还非常对立,这就给人带来很大的困惑,即我们怎么还原王明?这么多的材料,而且是对立的材料,很难让人做一个比较准确的还原。王明的研究,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现在先大量出版、发掘和整理史料问题,因为没有基本史料,没有对史实做最基本的还原,我们很难去做深一步的研究。郭老师这本书,可以说是王明研究新阶段开始的标志,我想可能从这本书后,王明的研究会有一个新的突破,在史料方面甚至包括在分析方面都会有一些新的突破。

  我不太主张对一个人做简单的是非价值判断,不管是贡献还是失误,我主张还原。有一个事实王明起了作用,至少到现在为止最早是他,就是学习毛泽东。对这件事也有不同的解读,高华的解读是不以为然。今天怎样评论这件事是另外一件事,问题是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写一篇《学习毛泽东》,如果仔细看这篇文献会发现后来所谓的"毛的意识形态"在《学习毛泽东》这篇文献里已经略显端倪,那种对毛泽东在党内政治特别是意识形态方面地位的确定,其基调非常厉害,比如说"毛泽东是公认的政治领袖、伟大的政治家、战略家,农民运动的大王,他的新民主主义政权的理论不仅能指导中国革命,而且能指导殖民地半殖民地、民族国家的革命"等。这样的,我不不知道叫贡献还是失误,因为我没有专门研究。


  毛泽东:“延安根据地是插野鸡毛的”

  50年代初期在立法工作方面的活动,最关键的是没有材料披露。就我所看到的也是一部分,所以在没有全部还原50年代初期的立法过程性档案,很难做一个定位性判断,到底王明的主张或者建议在立法过程中起的什么样的作用。所以还是需要史料的披露。

  这里边其实还真是有一些不错的材料,我过去看1949年时期毛泽东的文稿,我就有一个印象,到底王明右倾路线是怎么回事,看的多了以后,就越来越质疑,有可能所谓的“王明右倾路线”是被批判的时候建构出来的。背后非常复杂,就是大家刚才讲到,中共一部历史,政争和权争有时候很难分清楚,当然可能在不同的问题或者不同的历史时期可能个有侧重。像二次王明路线,我看毛泽东很多讲话特别是1958年、1959年的讲话他很少提到右倾错误,他往往更多强调的是谁领导。

  1959年上海会议毛泽东还说过这样的话,”我那个时候是插野鸡毛的“,毛泽东说自己是插野鸡毛,那意思就是自己不是正统。长江局是正统,你看他这个材料里面,我读一下吧,咱们不厌其烦。

  671页,"3月18号,毛泽东在成都会议上讲话,他说他从国际回来了搞了六大纲领,两个优秀青年总归那一套,把我们那个十大纲领推翻了,长江局成为中央。中央成为留守处,我是留守处主任。"那就是说他延安是插野鸡毛的。"我是管城内,连城墙上都不能管"。这话我看过。1958年毛泽东讲王明的地方讲到类似这样的地方,这给我一个印象,都是在那发牢骚。说我不是正统,我是插野鸡毛的,他很少讲一些经过,那个可能是后来建构出来的一个东西。刚才黄道炫兄和王奇生兄都讲到,实际上第二次公共合作没有一个机制,没有一个机制就很难说,我这个经过一定是向谁投降,没有一个刚性的约束。但是毛泽东在后来清算王明的时候他放大了,毛泽东是善于从意识形态和政治层面来去做党内的清算和整肃的。我说看了你这本书,还真是弄了一点绝密材料。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