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朱俊

[日期:2010-12-25] 来源:  作者: [字体: ]
                                 ——朱俊特写

    听说朱俊投资200万元,回故乡双河镇开办石材加工厂,吃惊之余,我不禁记忆起十年多前的朱俊。
    当年,初中毕业的朱俊只知道上山打柴下河摸鱼在山地田畈里谋生活。家里人口多,父母年老,弟妹体弱,幼小家境穷的叮口当 响,只好向政府贷款。去年贷款没还清,今年又要向政府伸手,新帐压旧帐,帐帐难还清,被乡邻戏称为贷款大户。也不知哪辈子修来艳福的朱俊,就在他24岁的时候,竟然娶回一个高中生媳妇,这媳妇还曾在北京城里打过工呢。孩子出世,家里更穷。俗话说,虱多不痒,债多不愁,朱俊却从来不这样想。他聪明能干、性本善良,怎么会赖帐呢,人不死账不烂,日里思夜里想,钻山打洞去寻找致富门路。妻子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她劝他跳出大山,去外地打工挣钱。1995年春,朱俊夫妇牵着孩子,拎着一只煤油炉、一口炒菜锅,背一卷旧铺盖,随着打工潮卷进大上海,从此上演出山野小子闯荡上海滩的传奇故事。
    转眼12年过去,朱俊发迹了,还清了村里所有的陈年旧帐,给父母盖起了漂亮的山中“小别墅”,将弟妹们带到上海给他当帮手,为家乡农民子弟提供打工场所。自己在上海置了150m2的住宅,买了车子,安了户口,创办了实体——上海鸿贺建筑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成了地地道道的上海人了。老古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还没到30年呢,朱俊就有如此沧桑巨变!我惊奇,我钦佩,我急于寻觅他创业成功之足迹。
    朱俊初到上海滩,与大多数打工者一样,茫茫人海,举目无亲,人生地不熟,又没有一技之长,只能在建筑工地上当小工卖苦力。别人光杆一个,可以凑乎在集体工棚里安身。而朱俊拖家带口,妻弱子幼,只得租附近廉价民房,房租倒不贵,每月80元,可朱俊累死累活每天报酬才11元,领到手时只有9元,老板要扣去2元不知作什么用。这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民工门敢怒而不敢言,因为谁提异议谁滚蛋,三条腿蛤蟆难找,两条腿人到处都是!农民工社会地位低下,不仅工作没保障,还常常遭到治安方面的驱逐。为了生存,朱俊忍气吞声,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在那花花世界,一个月200多元的收入维持三口之家吃饭都很紧巴,哪有钱去缴房租?然而房东是认钱不认人的,到月不缴租金,立马锁门赶人。这真是腰中无铜憋住英雄,有时不得不采取金蝉脱壳之计,夜深人静卷铺盖逃债。幼小的孩子往往还在做那美丽的大上海之梦呢,揉着惺忪的眼睛天真地问:“爸爸,为什么老是夜里搬家?”朱俊只得苦笑着糊弄孩子:“爸爸带你到更热闹场子去住。”东躲西藏,几番迁徙,最后只得在老乡的集体工棚里栖身。——想想也心酸,偌大上海滩,竟无一家三口立足之地。
    艰难困苦,往往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但它有时候却能磨炼出一个人的坚强意志来。打那以后,朱俊就坚持在一家建筑公司干活。他手脚勤脑瓜灵,常和技术人员套近乎学技术,又鞍前马后为老板跑跑腿拉关系.他把初中生的智慧发挥到极至,三年后终于从一个破桩小工跃为项目部经理。又一年,他感觉自己的时运到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招兵买马树旗单干,成立自己的公司。凭着良好的人际环境,凭着优良的工程质量,朱俊逐渐形成气候,很快就与原来的老板平起平坐了。如今,300多人的施工队伍,数十名拥有高学历的技术人员,一整套先进的施工机械化设备,今非昔比,鸟枪换炮了。过去是托关系找客户拉业务,现如今客户主动将业务送上门来。一时间,朱俊的公司在上海建筑行业中举足轻重,不可或缺。
    朱俊的公司主要承接客户的基础工程。在上海滩上搞建筑,顾名思义,就是在海滩泥沙层上盖大楼,基础是第一要素。基础挖多深,地下水往往就要冒多深,不降水不除沙,盖房就成为空话。如何降水除沙,如何牢固根基?过去的土办法就是用人工打木桩,费时费力又费钱。更为头疼的是,如此根基承受力有限,好在上海大建筑以前十层以上的大厦并不多。如今十层楼是小弟弟了,十层、二十层、三十层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没有专业化的工程队去夯实基础,这一切不都成了图画里的空中楼阁了吗?好一个朱俊,他就瞄准了这一商机,不惜代价广纳高科技人才,重金购置现代化先进设备,全方位地承接各项建筑的基础工程。
    朱俊公司经营范围很广,如基础挖土、外运,轻型井点、深层井点降水,SMW工法、地下连锁墙、土钉墙、压密注浆、搅拌桩、灌注桩、高压旋喷桩、树根桩、静压桩、钢板桩、锚杆静压桩等,各种技术皆备。即使是万丈高楼、摩天大厦,朱俊也能为你打造出永久不沉的根基。
    今年十月,朱俊除了继续做基础工程外,又扩展财路,投资百万在上海市区开了一家具有安徽土菜特色的大酒店——鸿贺酒家。生意开局红火,朱俊的财路越走越宽。
    朱俊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别看他如今是上海滩建筑业内一路诸侯,却没忘记当年为自己提供平台展露才艺的原公司老板,常将本公司接标的大宗项目分给他,以“涌泉相报滴水”,变“冤家”为“亲家”。
    朱俊不抽烟不喝酒,生活节俭。他善待发妻一事在圈内传为佳话,他把爱妻视为红颜知己。想当年她不顾世人白眼“下嫁”给“贷款大户”,过着吃上顿没下顿的日子,继而又东躲西藏夜半逃债流浪上海滩。如今家境阔了,可她身体却垮了,连动三次大手术。是朱俊精心呵护,化去数十万药费,才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患难夫妻,相濡以沫;阔绰夫妇,相敬如宾。对爱妻,朱俊可是忠贞不二。
    人常说,人一阔脸就变。朱俊可不是这样的人。他摒弃前嫌,凡是投奔他的乡里乡亲,即使是当年连20元钱都不借给他的人,他都大开门户照样接纳,不分亲疏,不计恩怨,尽力为故乡需要帮助的人排忧解难。2003年他还捐资十万元为故乡修路呢。——这十万元捐资其中还有一段一波三折的事故:
    初,故乡人不相信朱俊会拿出十万元捐款,一个当年的贷款大户,短短的八年月,怎么可能一下子捐款十万元呢?然而,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在人们讥笑和怀疑中,沉甸甸的十万款项悄然打进村里账号,乡邻们信服了,修路工程迅速开工。可是问题又来了,修路毕竟要占用一些乡邻们的田园地头,有些人又有意见了,甚至发出了怨怪的议论。朱俊不便多解释,打落牙齿肚里吞,默默忍受。一年后公路修通了,为村民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便利,乡邻们笑了,翘起大拇指,称赞朱俊是山村好男儿!
    朱俊,曾用名朱春海,可能是寓意上海滩让他找到人生的春光吧。我们祝福朱俊朱春海永远走好运,未来的春光更灿烂。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