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金寨非物质文化遗产12(杨诚先生作品)

[日期:2010-12-25] 来源:  作者: [字体: ]

京字一号★吃了呗
汤家汇常见的问候语,可以不分时间早晚,随时使用。
“吃了呗”?表面的意思是问别人吃饭了没有,实际上就是打个招呼,就相当于城市人说的“你好”。问话人绝无请客之意。
农业是弱质产业,常受自然灾害侵袭,饥饿也就成了农业文明人最大的威胁。受传统的中华文化影响,汤家汇人的物欲并不强烈,能吃饱穿暖,就鼓腹而歌。“吃了呗”?其隐含的意思,就是“知足常乐”啊。
汤家汇人很好客,请人吃饭是常事。此时,显然不是轻飘飘问一句“吃了呗”?常见的辞令是:“您中饭还没吃吧”?“你在哪里吃的啊”?“你哪能吃这么早哩”?“来,再吃两碗”,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只要不是瞎子,汤家汇人都可以分辨出真假请客。

京字二号★喉咙深似海
汤家汇常见的成语,意思是在感叹嘴巴的巨大耗费性的同时,要求人类节欲。
小小的嘴巴,好似一个无底洞,永远也填不满,刚吃饱不久,又嗷嗷待哺。“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汤家汇的谚语,道出了人类的无奈。
除渴求吃饱外,嘴巴还十分挑剔,总想品尝美味。酸甜苦辣咸五味,嘴巴总是想全部占有。再富有的家庭,如果听任嘴巴发威,也会吃的一贫如洗。
“爸,我要吃肉”,“娘,我想吃糖”,小时候经常如此呼唤,可听到的回答往往是:“喉咙深似海,等几天再说”。经验告诉我,那个“等”字,向来遥遥无期。
“白米干饭老咸菜”,一直是父亲称道的幸福生活啊。

京字三号★坐吃山空
汤家汇常见的成语,意思是在感叹嘴巴的巨大耗费性的同时,要求人类勤劳。
家道富裕的法宝,除了节欲外,还需要勤劳,开源和节流,同等重要。“家有千金,不如日进分文”,这一直是汤家汇人家的祖训。
衣着光鲜,游手好闲之辈,汤家汇人称其为“街溜子”,常被正统的人家作为反面教材。相反,在烈日和暴风雨中劳作,汗流浃背、雨水沾衣的人,常被人称道。
正月十五刚过,家中的老人就要督促儿孙忙碌了:“老是在家里呆闲,不能算事。哪怕去做个小本生意也好。坐吃山也空”。
成家犹如针挑土,败家犹如水推沙。创业艰难宜节俭,守成不易戒奢华。

京字四号★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汤家汇常见的成语,告戒人们知足。
十个指头有长短,因此人类社会自然不会绝对平均。有人田连阡陌,有人无立锥之地,这种状态貌似不合理,却是社会常态,历朝历代,任谁都无法改变。
汤家汇祖传的社会风俗是戒“攀比”,说“人比人,气死人”。如果一定要比,则当事人必须调整好心态,全方位对比,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说有个乞丐,十分贫寒,大雪天,慨然做诗:“大雪飘飘赛鹅毛,头顶破锅脚踩瓢,我的日子还能过,穷人的日子怎么得了”。此乞丐虽充满了阿Q精神,但却很给人以启发。
骑着骡子思骏马,官居宰相望王侯。一味向上攀比,请问何时是了。

京字五号★一家饱暖千家怨
汤家汇常见的成语,在渴望均贫富的同时,感叹人心诡鬼。
由于自然条件限制,汤家汇人家大多贫寒。吃饱穿暖,一直是家家户户的奋斗目标。笑娼不笑贫,历来是当地的民风。
在怜贫的同时,仇富心理也在汤家汇上空飘荡。“人无横财不富,马无野草不肥”,“为富不仁”,都是汤家汇人对富裕的理解。
勤劳致富,并不能成为“怨”字的挡箭牌。人赚人钱,大家都一样地勤劳,为啥就你家发财,肯定是你吸吮了别人的血汗。这就是大家仇富心态的原因。
“有财不外露”,“不张扬”,一直是汤家汇人的立家准则,大约是惧怕千家怨恨吧。

京字六号★家有万贯,不烧眠柴架炭
汤家汇常见的成语,属于生活的技巧。
汤家汇的生活燃料包括木柴和木炭两类,木柴用于烧饭,木炭用于取暖;木柴取其火焰,木炭取其火势,燃烧时方法有别。
木柴必须架起,充分接触氧气,如此才可以剧烈燃烧,出现火苗。将木柴紧密地眠放在一起,要么会产生巨大的烟雾,要么立刻熄火,想产生火苗恐怕不可能。
点燃后的木炭应当眠放,相互紧密贴近,火势互助,就可以确保不灭。将木炭架起,毫无必要。除了加速木炭的风化外,没有任何好处。
由于物理性质不同,木炭肯定不会产生火苗。想增加木炭的温度,请鼓风吧。别打“架炭”的主义。

京字七号★好男不吃分家饭,好女不穿出嫁衣
汤家汇常见的成语,意在劝戒子女自立。
树大分枝,这是大自然的法则,对人类社会也同样适用。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好端端的子女绕膝家庭,被折的七零八落,虽然伤感,但也无可奈何。
按照汤家汇的规矩,子女分门立户时,父母都尽力扶持一把。儿子叫“分家”,女儿叫“陪嫁”。子女多的人家,这两大枷锁,压的父母喘不过气来。
父母将子女养大,已经相当不易。“分家”与“陪嫁”并非父母的义务,只是双亲再尽一次心意罢了,为人子女者,万不可计较多少。
确实有趁分家出嫁之机,盘剥父母的不肖子女。很令人不耻。有本事,以后自己再撑起一片蓝天给我们看。

背★火劲
水的本性是向下,火的本性是向上,这在汤家汇是山民常识。但是汤家汇人对炭火的认识,还有另一种看法。
汤家汇人认为,炭火本性和地气紧密相连。立秋以后,地气向下,炭火的火劲也向下;立春后地气向上,炭火的火劲也随之向上。
受该理论影响,生炭火也演变为两种方法:立春前,着炭应当在上面覆盖着过炭,就象盖被子;立春后相反,过炭应当在上面欺凌着着炭,恰如焐小鸡。
有许多人将此理论贯彻的相当到位。日历本上标注的立春时刻刚过,汤家汇人就拿出火钳为木炭翻身了,否则就被人讥讽。
我对此理论很不以为然。立春前的炭火火劲向下?那您坐在燃烧的火盆上面试试。

邙字一号★想着急,做生意
汤家汇常见的成语,体现了山民对商业的态度。
和传统文化的观点完全一样,汤家汇人历来重农轻商,社会各大阶层的排序是:士、农、工、商,商业排在末位。
汤家汇人轻商的原因,大致有两个方面。商人唯利是图,长期经商的人,将见利忘义、道德沦丧,遗祸子孙,此其一;经商太烦神,此其二。
经商在汤家汇也叫“做买卖”,其生财之道,在于获取买卖的差价。买卖总是伴随着着急。
买就很让人烦神,担心能否卖掉,害怕买后亏本。
更烦神的还是卖。按照马克思的话,卖属于“惊险的一跳”,如果跳不过去,商品不能转化为货币,商人势必倾家荡产,摔得粉身碎骨。

邙字二号★薄利多销
汤家汇人常说的生意经,常被小商贩采纳。
薄利多销是处理消费者和经营者关系的法宝,也是经营者之间相互竞争的手段,其直接方法,就是采取低价格策略。
汤家汇山民大多贫寒,恨不得一分钱能掰成两半用,大家普遍对价格敏感。为了能节省一分钱,许多老太太愿意多跑几里山路。薄利多销策略在汤家汇向来管用。
从总利润看,薄利多销并不影响生意人的财富积累,差别是商业资本周转速度加快,商人更加忙碌一些罢了。
忙碌意味着幸福。只要商品能尽快地转化为货币,商人愿意向蜜蜂般勤奋。
忙碌也叫劳动。商人的忙碌也创造了新的社会财富。

面字一号★鲤鱼山
汤家汇名山。许多人都称它为“鲢鱼山”,但是山下的唐朝古墓上明明白白接着“鲤鱼山”,大概是现代人误传了。
鲤鱼山真矮小。和巍巍金刚台相比,甚至和旁边的花石岩相比,它也能叫山么?一个小土堆罢了。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方圆几百里,汤家汇的鲤鱼山,谁人不晓?
古代的鲤鱼山以接善寺而闻名,近代的鲤鱼山以红色革命而著称,现代的鲤鱼山又成了学校的代名词。山上的笔架山职业学校,已经成了金寨县最大的职业培训基地。
鲤鱼山的风景秀丽。山下是千年名镇汤家汇、万年古溪梅子河。四周有群山环绕。

面字二号★接善寺
汤家汇名寺。位于鲤鱼山山嘴。
接善寺历史悠久,明朝是曾经被张献忠毁坏,重修后,又经历了大约四百年沧桑。
对接善寺印象最深的,是其山门前的台阶,真长。台阶下面还有一口水井,真清。台阶顶端有几颗古树,真粗。
接善寺根本就没有和尚,早以徒有虚名。它之所以能躲过文革浩劫,是因为其特殊的红色身份。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接善寺是中共豫东南道委、以及豫东南道苏维埃政府所在地。当时的红色根据地不多,“鄂豫皖”特区应相当于现在大军区级建制,鄂豫皖下面设有三个“道”。道委大约就相当于现在的省委了。
接善寺的身份真高。

面字三号★笔架山
汤家汇名山。位于金刚台南麓,海拔大约八百米,群山环抱,层峦叠嶂,风景秀丽。山下有龙隐河流淌。
自古名山僧占多,笔架山也不例外。山上古代有座大庙,叫“龙隐观”,俗称笔架山大庙。大庙规模很大,据说有九十九间半房屋,并有几百亩田产。
笔架山大庙自清朝末期,逐渐衰落。1906年,以沙河乡人郑养吾为首,在笔架山大庙创办了一所农校,庙产经政府批准成为校产。鄂豫皖三省的许多仁人志士,纷纷来校讲课或求学。大别山第一个红色党支部,就诞生在笔架山山顶。
笔架山大庙现早已成为历史,它是被国民党焚毁的,因为它培育了太多的红色革命先驱者。
顺着一条简易的公路,可以直达笔架山顶。去探询大庙的遗址,不失为一桩美事。

洛★九保练总
汤家汇享有此头衔的人,姓杨,名瑞班,字舜臣,号晋阶、又号汉声,家住花岩长岭何家湾,庠生(秀才)。
民国初期,为了维持地方治安,大别山地区纷纷组建民团。当时的商城县分为东西南北四乡,南乡共有九保,编为商城县民团第二队,队长就由杨晋阶担任,人称“九保练总”。
据说杨队长当时很威风,喜欢跨骑枣红马,手持文明棍,文质彬彬。好赌是其不良恶习。当时的南乡人向国民政府诉称:
“本区民团第二队长杨汉声,一介书生,滥竿队长,未谙军政,妄揽兵权,刻饷则兵士离心,苛派而邻里侧目,更复营私集赌,违禁抽烟,卒至同室操戈,变生肘腋。今历三月二十七日夜,该队兵士周维炯等联络三十余人,乘杨队长民家聚赌,一致暴动,全体倒戈”。
这次暴动,就是震惊全国的商南起义,它诞生了红军第三十二师。

浮字一号★豹子岩
汤家汇名山,学名“豹迹岩”,海拔大约八百米,位于金刚台南麓,笔架山西边。流经笔架山的龙隐河,就发源于豹子岩。
豹子岩在汤家汇与笔架山齐名。只不过笔架山孕育着秀气,豹子岩充满了险恶罢了。
同笔架山一样,豹子岩也是红色革命的圣地。它是红二十五军的诞生地啊。
商南起义后,大别山走出了一支红四方面军。四方面军西征后,大别山还有红二十五军和红二十八军在同敌军顽强地周旋。
在经历千辛万苦后,两支红军在汤家汇豹子岩会师了。按照中央指示,会师后的两支红军,整编在一起,番号为红二十五军。军长徐海东。
如果说红四方面军在大西南接应了红一方面军,则红二十五军功劳更大,它在大西北为红一方面军奠定了根基。
如此说来,豹子岩可以和延安攀亲戚。

浮字二号★木山
汤家汇名山。也叫门坎山。海拔大约八百米。位于汤家汇正西边。
木山原名“蒙山”,民国时期的蒙上保、蒙下保,就因为蒙山而得名。解放后,因为其名称与青山镇的蒙山冲突,特更名为“木山”。
木山有大木山和小木山之别,风景秀丽。自古木山一条道,从山南边可以到达山顶,山北是万丈绝壁。东边山脚下,梅子河蜿蜒流过,象条玉带缠绕。
大木山上有座寺庙,大号“头灵寺”,寺中建有巨大的露天金佛,俯视着汤家汇。木山的香火相当旺盛。许多善男信女,甚至不惜一步一叩,前往朝拜金佛。
木山和佛山之间,有一条狭长的山沟,叫“门山沟”,是银山畈和汤家汇之间的咽喉,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1933年,红军28军,在此地重创国军第75师。可惜红军28军政委王平章将军遇难。牺牲的大别山的红军将领,估计无出其右者。这是汤家汇永远的伤痛。

浮字三号★佛山
汤家汇名山。海拔大约一千两百多米。位于门山西部,是安徽省与河南省的界山。
文革期间,因为“破四旧”,佛山一度改名为“伏山”,现在已恢复原名。
同门山一样,佛山也有大佛山和小佛山之别。佛山山势宏伟,往年确实为佛教胜地,建有铜佛寺,现在空留地名。
虽然风景同样秀丽,但好象没有人攀登过佛山。无路可走,太艰辛了。
同金刚台一样,佛山是汤家汇人眼中的“天边”。大家都知道,翻过了佛山,就到了山外头,那里还有另一个世界。

浮字四号★斗笠寨
汤家汇名山。海拔大约六百米。位于汤汇街西部,毗邻木山,梅子河从其东边流过。
斗笠寨共有三座山相连,分别号称大寨、中寨和小寨。古人曾占山为王,自给自足。明朝末年,被张献中毁坏。山寨的遗址还保留许多。
在小寨的脚下,有两个村落,分别叫上马湾和下马湾,据说是当时寨主的马童放马的场所,那里曾经盖了好多马棚。
斗笠寨风景优美,寨中的寨墙、碓窝、水井,北门的将军石,西门的狮子岩,东门的饮马池等都值得一瞧。
听说,汤家汇政府准备在枣林子修建水库,如此一来,寨下的“饮马池”将要成为水晶宫了。

浮字五号★火炮岭
一个极不显眼的山岭。是南溪街和汤家汇祖传的分界线。从南溪街到汤家汇,火炮岭就是大门。岭上有天桥,桥上有字:“汤家汇人民欢迎您”。山顶上有一颗古树,永远笑迎着来宾。
火炮岭距离南溪和汤汇正好一样远。岭上架火炮,北可炸汤汇,南可轰南溪,地势相当险要。该岭曾洒下了两位红军高级将领的热血。
民国22年(1933年)3月28日,红二十八军政委王平章将军,在火炮岭指挥门坎山战役,中弹牺牲。据说当时王政委身边有两个特务营护驾。可惜,连续三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他的咽喉。
民国23年(1934年)2月6日,红二十八军八十二师师长刘德利,再次在火炮岭阵亡。
火炮岭应当改名“红军岭”啊。

浮字六号★蛇形地
汤家汇名山,海拔大约八百米,位于木山南边的蓟家庄村,村级公路可以直达山脚下。
蛇行地为一段很长的山脉,一字摆开,状如长蛇,故名。蛇行地距离汤家汇街道5公里,植被茂盛,是山民打柴的理想去处。
春节期间,我和爱人兴冲冲去木山,准备朝拜那尊著名的露天金佛,阴差阳错,我们却走到了蛇行地脚下。
蛇行地的山巅也有庙宇的,供奉的是观音菩萨。
我们没有上山。
我怕蛇。

渭★薛山大庙
汤家汇最古老的庙宇,位于大峰尖脚下的彭畈村。
薛山大庙修建的具体年代不详,庙边有一棵银杏树,大约是金寨县年龄最大的古树了。从古树推算,薛山大庙应当是明朝以前的遗留物。
明末,张献中“三洗河南”,汤家汇附近的左右山寨、庙宇,毁坏殆尽,惟有这座薛山大庙,安然无恙。“偏僻”是其生存法宝啊。
村级公路现在已经修至薛山大庙,可惜无补于其气数。由于年久失修,薛山大庙已是破旧不堪。最可惜的还是那棵古树,许多枝桠,竟然被其自身的重量压折了。它在自杀?
救命啊。

据★汤家汇古桥
汤家汇河道众多,古代遗留下了许多桥梁,比较壮观的有三座。
(1)三元桥,位于汤家汇笔架山。当地叫卷棚桥。清朝乾隆29年由百姓自发筹建,单孔石面,孔径5米,桥长10.5米,高6.3米,宽3.2米,拱圈厚0.3米。
(2)双龙桥,位于汤家汇笔架山。明朝嘉靖24年建筑。桥身双孔,由巨大的麻条石组成桥面。单孔径7米,桥长16米,高3米,宽1.8米。
(3)乐善桥,位于汤家汇笔架山。清朝乾隆29年由姓乐的善人领建。石拱桥。孔径5米,桥长8米,高5米,宽2.7米,拱圈厚0.3米。
汤家汇遗留下来的三座古桥,当数杨家湾子的双龙桥最为壮观。巨大的石条如何能抬上一丈高的桥墩,一直是一个谜。汤家汇对此也产生了许多版本的传说。

泾★汤家汇农校
汤家汇历来重视农业。近代以来,汤家汇大力发展农业教育,先后举办了三所农校。
(1)商城县笔架山蚕科学堂。清宣统元年(1909)设立,以笔架山大庙作校舍,300多石庙产为校产。郑水心(郑养吾)任该校校长。前后招生14班,培养学生600余人,其中李梯云、周维炯、漆德玮等都是商南起义的杰出领导人。民国21年,校舍被国军烧毁。
(2)立煌县立农业职业学校。民国28年(1939)秋创办,校址在汤家汇易、廖、钟三姓祠堂,经费来源于笔架山庙产。以汤家汇各姓合买的公地三、四十亩用作桑园、苗圃。校长是林冠群。民国35年,经安徽省教育厅批准改为立煌县立农业职业学校,招收园艺、林业两种学生。次年停办,办学8年共招16班,毕业600余人。
(3)金寨县笔架山职业学校。位于鲤鱼山上,接善寺背后。1995年创办,其规模在金寨县首屈一指。

宫字一号★立煌县
大别山,古称荆州。逐鹿中原,必须先占领大别山,这一点被诸葛亮最先发现。
蒋家王朝,定都南京,和三国时期的东吴相仿。蒋委员长大约也知道大别山的利害,他大力加强了对该地区的统治。
大别山为鄂豫皖三省交界处,属于三不管地段,是革命的烽火最容易燃烧的区域。为此,国民政府以国军将领卫立煌的名字,特设立煌县,辖区包括安徽、河南、湖北三省的各一部分,方圆纵横几百里。立煌县城设在皖西重镇金家寨。
抗日战争时期,立煌县一度成为安徽省省会所在地。
1947年,解放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力克立煌县城,并将立煌县改名为金寨县。

宫字二号★鄂豫皖特区
大别山的重要性,一直被中共最高领导层洞悉,红色政权也在这片英雄的土地上屹立着。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后,中共就成立了鄂豫皖特区。商南起义后,1930年6月,鄂豫皖特区苏维埃政府正式成立,区政府位于湖北省黄安县的七里坪,其管辖的地盘和国民政府的立煌县相当。
鄂豫皖特区下设三个道:豫东南道,驻地汤家汇;鄂东北道,驻地麻埠街;皖西北道,驻地金家寨。三道互为倚角,在大别山区深深地扎下了根。
鄂豫皖特区对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这里先后走出了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和新四军第四支队,仅金寨县就产生了十万烈士。

宫字三号★十万移民
大别山对中国革命的贡献,又岂止停留在解放前。新中国成立后,金寨县再次为国家建设,两肋插刀。
1951年5月15日,毛泽东主席题词:“一定要把淮河修好”。为了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淮河上游的大别山,开始大力兴修水库。金寨县修有两座大型水库:史河上有梅山水库,西淠河上有响洪甸水库。
两大水库的胃口真不小。梅山水库淹没了金家寨,响洪甸水库淹没了麻埠街。这可是山里的明珠啊。大革命时期的三道,从此仅有汤家汇硕果仅存。
山区本来就山多田少。农田大多栖身在河边。两大水库修成后,十万亩良田沉入水底,赖以湖口的十万人口,被迫移民。
汤家汇功不可没,她安置了近万名移民。

殿字一号★姚氏祠
汤家汇著名的红色遗址,现保留完好。
姚氏祠始建于咸丰八年(1858年),祠堂包括前殿正屋三间,两边各1小间,中殿正屋三间,东头一小间,后殿正屋三间,两边各建偏房三小间。整个建筑宏伟气派,飞禽走兽,精雕细刻,如宫殿一般。
1929年商南起义胜利后,中共赤城县苏维埃政府在姚氏祠,成立商城县政治保卫分局,内设侦察科,审讯科、事务室、保卫队,后扩建为赤南县苏维埃政治保卫分局,全局130余人。
政治保卫分局的主要任务是为红色根据地肃清反革命。在为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的同时,姚氏祠也错杀了大批自己的同志。
民国20年10月,张国焘在党政军内“肃反”扩大化,在姚氏祠被错杀的我党优秀干部就达千余人,致使党组织和红军遭受重大损失。解放初期,黄泽夫老首长回到姚氏祠时,曾放声大哭。他就是从这里逃出的。
汤汇乡政府曾经在姚氏祠办公,直至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

殿字二号★易氏祠
汤家汇著名的红色遗址,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时称“少共”)的活动基地。现保留完好。
易氏祠位于汤汇街道笔架山路,始建于清乾隆年间,祠堂为一进三幢式建筑,共六院二十六间,土木结构,规模宏大,气势雄伟。
商南起义成功后,汤家汇易氏祠成立了少共豫东南道委、少共赤南县委,领导豫东南、赤南县的青年运动以及少先队和儿童团工作。少共道委、县委设组织、宣传、保卫、支前等科室,少共道委书记李中原、就是汤家汇大名鼎鼎的“李八爷”。
民国21年10月,红军主力转移后,县境的一些地方成为游击区,汤家汇的少共道委、县委组织活动转入地下,纳入党的活动之中。
抗日战争后期,立煌县立农职学校在易氏祠开办。解放后,易氏祠成为汤汇公社辅导区小学所在地。

殿字三号★肖姚易
解放前,汤家汇著名的三大家族。
汤家汇是典型的农业地区,富有的家族,一律为大地主。歌谣“肖上千,姚上万,下河易家千担课还不算(富有)”,就是当时土地占有情况的写照。
据统计,解放前的汤家汇,地主、富农占有75%的土地,祠堂、庙宇占有22.5%的土地。仅占地2.5%广大的农民,被迫忍受着高额地租率,承租地主土地。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汤家汇能够成为大别山红色革命的中心,看来绝非偶然。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在革命的烽火照耀下,土豪的粮仓,成了贫民的米缸,望族的祠堂,也变为革命的殿堂。
为了节约经费,红色政权的办公地点,大多设立在汤家汇大户的祠堂中。“祠堂群”,目前成了汤家汇红色旅游的一绝。

殿字四号★王氏祠
汤家汇著名的红色遗址,位于汤家汇镇街道北部的中铺村,距街道3公里。
王氏祠始建于清康熙十三年,为四合院式建筑群。正殿孝忠堂三间,前殿三间,东西厢房十四间,东西回廊房八间,共计二十八间。整个建筑为土木结构,气势宏伟,结构严密。虽然历经沧桑,王氏祠保存得相当完好。
民国18年(1929年)9月,商城县成立了工农革命委员会,年底改称商城县苏维埃政府,1932年2月,移至汤家汇王氏祠,改称商城县七区苏维埃政府。同时,王氏祠也是十四乡苏维埃政府驻地。
1930年10月,红四军还一度在王氏祠设置总经济处,1932年商城县苏维埃政府驾临后,红四军经济处迁往流波镇。
除身披红色光环外,王氏祠还是人才的摇篮。1908年,清末举人王声照就创办了王氏祠学堂,为革命培养了何绪赞、王凤悟、王明益等大批栋梁之才。
解放后,王氏祠作为中铺村小学校址和村部办公地址,直到2006年。

殿字五号★何氏祠
汤家汇著名的红色遗址,座落在汤家汇街道北部的丁商公路边,距镇政府一公里。
何氏祠始建于清道光27年,祠堂坐东向西,一进两栋,每栋九间,两头厢屋各两间,呈四合院式建筑,建筑面积共1431平方米。
民国18年商南起义后,中共商城县委驻汤家汇何氏祠。商城县委管辖的地域辽阔,下面有汤家汇、丁家埠、吴家店、白沙河、银山畈、七邻湾、麻埠等七个区党委。
民国21年8月,商城划为赤城、赤南两县后,赤城县委迁到驻商城,赤南县委仍驻汤家汇何氏祠,管辖着在县境的原五个区委。
民国24年,红军游击期间,红军伤病员常在何氏祠疗养。刘邓大军进山后,何氏祠变成了解放军二纵队后方医院。
解放后,何氏祠并没有退休。文革前,英雄公社在何氏祠先后办起木器加工厂、面粉厂、机械厂。文革后,何氏祠又成为汤汇中心小学所在地。

殿字六号★邓氏祠
汤家汇著名的红色遗址,座落在汤家汇镇北部的枣林村。
邓氏祠始建于清初嘉庆年间,祠堂坐北朝南,一进三重,外加厢房三院,四周走廊环绕,整个建筑飞檐挑角,粉墙硫瓦,雕梁画栋,古朴典雅,为典型的明清古建筑风格。
民国18年商南起义后,组建了红军第三十一师、三十二师。为了保证战斗力,红军后方医院建设规模逐步扩大。1929年底,鄂豫皖红军第二后方总医院(“红军二医院”),从南溪迁至汤家汇的邓氏祠,紧邻邓氏祠的十八间廖家老屋,也成了伤病员疗养用房。
据不完全统计,从1929年底至1932年秋,邓氏祠共救治各类伤病员两千余人,进行大小手术一千多例,大批负伤的红军战士,从邓氏祠重返前线。
除救死扶伤外,邓氏祠一直是汤家汇的教育基地。大革命期间,邓氏祠是著名的“列宁二小”,李中原、邓延忠、邓忠娥等老首长,就是该小学的毕业生。解放后,邓氏祠又变成了枣林小学。

殿字七号★胡氏祠
汤家汇著名的红色遗址,座落在汤家汇镇北部的豹子岩村。
胡氏祠始建于清宣统元年(1909年),计三进12间青砖小瓦房,面积397平方米,至今保存完好。
1934年4月,红25军和红28军会师后,中共鄂豫皖省委在这里召开会议,决定对两支红军进行整编,番号为红25师。徐海东同志在任军长,并被补选为中共鄂豫皖省委委员。这支红军是到达陕甘根据地的第一支红军,被誉为“长征先锋”。
胡氏祠的墙上,现在还保留着“活捉匪首刘镇华”、“坚决恢复皖西北的苏区!”、“反对国民党,反对官长,不打苏区的工农”、“欢迎白军弟兄拖抢哗变到红军来!”等标语,署名是‘红28军政治部’。红军标语能保留到现在,估计全国罕见了。
解放后,胡氏祠曾为豹迹岩村小学校址。1981年9月8日,安徽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殿字八号★徐氏祠
汤家汇著名的红色遗址,座落在汤家汇镇街道。
徐氏祠为清代建筑,看上去就是普通的房子,相当古旧,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它是赤城县邮政局所在地,据说当年它下面还设有邮政支局,主要担负鄂豫皖苏区红军的通信工作,同时还秘密为20多个地下组织传递信函。
徐氏祠是全国仅存的两处红军邮局旧址之一(另一处在遵义),文物价值相当高。1998年被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由于年久失修,加上白蚁蛀蚀,徐氏祠岌岌可危。很长一段时间内,它沦落为房主人的猪圈。
在汤家汇政府的努力下,徐氏祠目前已焕然一新。

殿字九号★廖氏祠(三柏祠)
汤家汇著名的红色遗址,又名“三辈祠”,座落在汤家汇镇街道。三辈祠始建于咸丰元年(1851年),一进三重,每重三间,占地500平方米。
大革命时期,廖氏三柏祠是豫东南道区商城县苏维埃政府总工会所在地。
民国18年6月16日,中共商城县委在汤家汇廖氏祠,召开了商城县工人代表大会,杨山煤矿工人派员出席,中共商城县委委员兼宣传部长袁汉铭作政治报告,报告立夏节起义后的革命形势和红军作战任务,会后成立了商城县总工会(也叫“工人俱乐部”),会址就设立在廖氏祠。商城县总工会在成立时,当时的党中央总书记王明曾为题字“商城县总工会”。
高克文兼任总工会主席,总工会有5人正常办公,组织协调南溪、吴家店、铁冲等各区的工人运动。

殿字十号★廖氏祠(太守祠)
廖氏太守祠座落在汤家汇镇街道北部。始建于道光九年(1829年),占地约1000平方米,为明清宫廷式结构,呈两栋厢包正格局,依山傍水,十分壮观。
大革命时期,廖氏太守祠是赤南县苏维埃政府所在地。
商南起义成功后,1929年9月商城县工农革命委员会成立,同年12月改称县苏维埃政府。1932年2月,商城改为赤城,8月份置赤城、赤南两县,汤家汇为赤南县辖区,赤南县苏维埃政府在廖氏太守祠挂牌办公。
1933年,红军主力红二十五军到前方作战,这里又成为红二十五军接待处,伤病员除安置在邓氏祠、易氏祠住院治疗外,廖氏太守祠也被安置部分伤病员疗养。
1947年,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这里曾经驻扎过解放军团部,解放后,太守祠长期作为汤家汇镇粮站,继续发挥着作用。
198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编审后勤史时,确认廖氏太守祠为革命旧址。

殿字十一号★石氏祠
汤家汇著名的红色遗址,座落在汤家汇镇街道。大革命时期,石氏祠是著名的红军枪械局和红军枪弹库。
商南起义后,以顾敬之为首的商城县国民政府,做梦都想将红色政权扼杀在摇篮中。面对穷凶极恶的白军,红军显然不能坐以待毙。
为了保卫根据地,为了解决严重缺乏的武器问题,红军在汤家汇成立了枪械局。枪械局的工人,为“(国军)十二军任部修械匠二百余人,均系河南巩县兵工厂工人,技术精良”。
汤家汇枪械局生产能力很强,为根据地的巩固作出了巨大贡献。1929年6月28日,国民党河南商城县党务指导委员向南京国民政府上书:“匪(指红军)势日盛一日,现正招军买马,并设造枪局自造枪械,每日可成长短枪十余支,东南半壁全为该匪所据”。

殿字十二号★列宁小学
汤家汇著名的红色遗址,座落在汤家汇镇泗道河村瓦屋基小街一侧。
列宁小学原为周姓地主庄园,有青砖瓦房76间,建国初仅存6间。1958年重新建校,又恢复45间,计51间,面积1362平方米。
商南起义成功后,为宣传马列主义,加强文化建设,扩大苏区,1930年春,赤城县(后改赤南县)六区一乡苏维埃批准建立“六区一乡列宁小学校”,学校面向工农招生,有4个正规教学班和1个早晚识字班,儿童和青壮年均可入学。校长由乡苏维埃政府主席兼任,师生共100多人。
列宁小学培养出来的学生,有的参加红军,踏上了二万五千里长征;有的在家乡坚持斗争,成为留在革命老区的革命火种。许多人后来走上了党政军的领导岗位。
1932年秋,红军主力转移后,列宁小学遭到国民党军队焚烧,门楼上“六区一乡列宁小学”校匾,被群众收藏,保存至今。
1961年7月3日,列宁小学被安徽省人民委员会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殿字十三号★赤城县师范学校
大别山豫东南苏区最早的师范学校,1930春,创办于汤家汇易氏祠,后迁至商城。
学校校长由县苏维埃主席兼任。学生共有36人,由各区、乡苏维埃政府选送,大多为农村塾师和有一定文化的青年。课程设国语、政治、数学、常识(理化生史地)、音乐、军事训练、生产劳动等。
苏区学校所用的教材基本上是新编的。国语和政治教材,多以苏维埃政府文委会和红军政治部下发的宣传材料,以及汤家汇的《红日报》、诸佛庵的《血花报》为蓝本,主要内容为工农专政、武装斗争、苏维埃政府的政策法令、生产情况、语文知识、歌颂红军和苏维埃、宣传烈士事迹等,每课说明一个事理,具有鲜明的阶级性、思想性、群众性和知识性,通俗易懂。
学校的学制为2年,学生毕业后,大多分配到各地列宁小学任教。

盘★头灵寺
汤家汇著名的寺庙,也叫斗莲寺,位于木山村头灵尖山顶,以奇著称于世。
头灵尖四周皆峭壁,似刀削。站在头灵尖上极目远眺,四周群峦起伏,酷似一朵莲花。四周连绵的群山,宛如莲瓣,精心守护着中间的莲心——头灵尖。山下的梅子河犹如玉带,从头灵尖西南顺时针缠绕。不远处有梅山水库,烟波浩淼。
上头灵寺只有经木山村,先攀至寺后,再转向寺门。上至庙后近500米处,山势突起,似春笋挺拔,顺着170多级青石台阶,可以直达山顶。台阶相当壮观,每根青石长3.5米,宽4米。登台阶恍如登天梯。
头灵寺为四合院式建筑。大门前一道石岸,长60米,高20米,伟岸壮观,托起头灵寺的整体建筑。拾级而上11层台阶后,来到寺院大门,大门上“头灵寺”三字系安徽省佛教协会会长仁德法师的绝笔。
院内大雄宝殿位居中央,前为弥勒佛殿,后为观音殿,左为罗汉殿,右为地藏殿;东南角是传说中的魏征斩龙,它述说着头灵尖的来历;西南角为“百人钟”,重1999斤,钟声远传10多公里外。
头灵寺最值得自豪的,当数其露天金佛。真高。真大。

郁字一号★小龙山
汤家汇的一条小山脉,起于黄石畈,终于汤家汇街道,晓河紧密伴随在其西边。
小龙山是汤家汇西边的门户。丁商公路拐过小龙山后,眼前就豁然开朗,一个繁华的街道呈现在眼前,这就是汤家汇了。
小龙山相当低矮,但据说其风水很好。说清朝时期,小龙山常飞起五色祥云,被阴阳先生断定为天子气。大清朝廷很担忧,连忙派皇兵抄山,挖断了小龙山的龙脉。
清兵的作业地点,选择在小龙山的山嘴,就在目前的丁商公路路基处。1971年以前,那里是一条山沟,常年流淌着铁锈水。汤家汇的老人都说,那是小龙山流淌的血水啊。
小龙山企图阻挡晓河的前进。经晓河不断的抗争,河谷中留下了一块长长的石头。我们都叫它“龙鼻子”。那是凉晒被单的好去处。可惜,龙鼻子最终难逃现代人的魔爪。
小龙山终于死去了。

郁字二号★小龙山
我家以前住在汤家汇小街。1969年遭遇特大洪水后,被迫搬迁到柳林子。
1971年,听说国家要修丁商公路,父亲预感到井湾生产队的小龙山嘴,将适合居住。井湾生产队队长是我母亲的本家,经母亲哀求后,他慷慨同意。事实上,我家准备建房以前,哪里坟墓遍地,常年流淌着铁锈水,除了偶尔有行人经过外,鬼不下蛋,一钱不值。
父亲的消息,确实很可靠。在我家屋基开挖不久,丁商公路的施工大军来到了汤家汇。欲修丁商公路,必须填平横跨度约一百米的大冲,需要大量土石方。经过父亲公关,工程队同意,专门在我家的屋基场所,开山取土,这给我家节约了巨大开支。
“俏也不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屋出水时,工程队还给我家送来了喜联,贴在堂屋的柱子上。足有四五年,我们都没舍得撕下来。
工程队是双河老乡。我喜欢双河人。

楼★老虎潭
汤家汇默默无闻的小地名,位于柳林子东边的梅子河大转弯处。
曾经无数次考察过老虎潭,实在无法找到“潭”的踪迹。后来决定,该处地名错误,其原名大约叫“老虎滩”,后人以讹传讹,演变成了“老虎潭”。
老虎潭边确实有很大的河滩。古人常利用梅子河放排,老虎潭处的河滩就是一个困难的关口。由于水流突然急转,木排很容易搁浅。
对老虎潭最大的印象,还是其巨大的石头。由于巨石作梗,老虎潭一带的河水很深,清澈见底,站在巨石上跳水,真过瘾。
老虎潭的巨石,就是汤家汇盆地的天涯海角。巨石上有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小路,从那里经过,您可以看见两个世界。
到此已穷千里目,谁知另有一重天。

观★唐朝古墓
汤家汇历史悠久,遗留着许多古迹。在镇中心的“鲤鱼山”山嘴,就保留着一座唐朝古墓,安葬着唐代名将郭子仪四子——郭金五。
“安史之乱”爆发后,李唐王朝摇摇欲坠,百姓人家水深火热。老将郭子仪扶大厦于将倾,把叛军打得弃甲丢盔,贼愿难遂。郭子仪的四子郭金五,率领部队把叛匪一直追到大别山,自己却在这里为国捐躯了。
人生何处不青山,埋骨何需桑梓地。郭金五当时就下葬在汤家汇的热土里。
英雄永远被人怀念着。大清的皇帝也没忘郭金五,为了让他彪炳千秋,遂钦命大别山郭氏后裔,于汤家汇“鲤鱼山”嘴建大坟一座,竖石碑一块,高四尺多,宽二尺。
虽然历经沧桑,郭金五的碑文依旧历历在目:“小龙山东地,老虎潭西坟,木星带火体,翻翅鲤鱼形,四围山水秀,衍庆万年春”。

飞★汤家祖坟
汤家汇,顾名思义,就是汤姓人家的汇聚地,据说明朝以前,汤家汇的居民,最多的就是是汤姓人家。
现在的汤家汇,名不副实。整个金寨县,再也找不出半个姓汤的公民。据说,明朝末年,张献忠三洗河南,杀人如麻,为了躲避战乱,汤姓人家全部迁移了。
汤氏遗留在汤家汇的唯一痕迹,就是位于小龙山上的汤家祖坟。小龙山上有我家的菜园地,汤家祖坟就在地边沉睡着。坟茔有墓碑,刻着阴宅主人的姓名。年年正月十五,万家祖坟灯火辉煌的时节,汤家祖坟却保持着长久的黑暗。它在等待着。
出于对故人的尊敬,近三十年间,我家绝未动汤家祖坟分毫。大约是二○○○年,汤家汇的街道,急剧向小龙山扩展,汤家祖坟终于被人毁坏了。
真巧,二○○一年,十几辆大客车从河南郑州一带,载着几百号汤氏子孙,来到汤家汇寻祖,按照宗谱记载,他们找到小龙山上。可除了新建的街道外,哪里还有半点祖坟的踪迹。他们只好跑到小龙山脊上,没命地放鞭炮,以寄托其哀思。
宝哥哥,您来晚了。

惊★周宰相墓
汤家汇遗留的著名古迹。位于金刚台脚下泗道河村的瓦屋基小街,墓中的主人,汤家汇都叫他周宰相。
周宰相名祖培(1793—1867年),号芝台,生于金寨县牛食畈村,1818年中举,次年中进士,授翰林院编修。曾任陕甘学政、侍读学士、礼工刑等部侍郎、刑部尚书等职。
1860年,英法联军进犯北京,咸丰逃往热河,周祖培受命为留京团防大臣,驻守京城外,并拜为体仁阁大学士,这就相当于宰相了。
周宰相享年75岁,钦赐谥号“文勤”,灵柩安葬于汤家汇,墓碑上刻有“皇封太子太保体仁阁大学士周文勤之墓”大字。墓地有垣墙,内设碑碣、华表、石人、石兽等,碑前矗立着两根4米高的石柱,顶端雕琢着猴头,名曰“朝天猴”。墓边树有功德碑,据说旧时文武官员到此都要下轿、下马。
1942年冬天,日本兵曾骚扰过墓地,把碑碣、华表、石人、石兽等砸得七零八落。好在坟墓十分坚固,只被炮弹炸了个脸盆大的坑。
1967年夏,这座百年古墓终于在劫难逃。红卫兵用炸药炸开了坟墓,并招开了一个万人大会,开棺捡宝。据说,棺内的夫妇俩衣冠完好,俨然熟睡。周氏后裔将他俩另葬别处。

图★全真派
大别山区的道教有“正乙”、“全真”两派,明清时期极为兴盛。据记载,双河观道士为“正乙派”,汤家汇镇的龙尹观属“全真派”。
《金寨县志》曾记载过龙尹观道士汪志德。汪道士于民国19年来到汤家汇的龙尹观,属全真派的分支“龙门派”。龙门派续演共100个字,汪志德是第23代传人。
龙尹观就是汤家汇人口中的笔架山大庙。随着岁月的流逝,龙尹观早已烟消云散。在龙尹观的遗址上,现住着一户人家,汤家汇人称他为“岳老道”,显然,他就是龙尹观最后的守护神了。
岳老道有后人的。是养子。姓胡。家族相当兴旺。

写★尖石沟
汤家汇一条古老的山沟,位于汤家汇和双河镇的交接处。山沟东西走向,北边是笔架山,南边是黄鹄山。
笔架山-黄鹄山绵延几十里,将汤家汇完整地隔离在山的西边。从汤家汇去双河镇,顺公路行走,要绕道南溪,足有三十多公里。如果取道尖石沟,仅十公里而已。
尖石沟自古就有人行走,沟内遗留的千年古道,至今还保留完好。古道上有一块奇特的石头,号称“撑腰石”,据说它是治疗人类腰间病痛的法宝,您只需要将腰部贴在石头上,一会儿就百病全消。
尖石沟在汤家汇一侧的出口,有个小村庄,叫“小河口”。小村庄很不简单,《洪学智回忆录》记载,上将军就出生在这个村庄内。
尖石沟的最高处,有一座古庙,号称“奶奶庙”,是山民求子的地方。洪将军小时,曾经在奶奶庙一带帮工,为雇主家放牛。

禽★倒挂金沟
汤家汇一条古老的山沟,是汤家汇盆地的东部出口,梅子河自其间蜿蜒流过。
从西边的禅堂庙开始,到东边的小河口村止,倒挂金沟的长度足有十公里。三个“几”字形大拐弯,使倒挂金沟的流水,浪花翻腾,潺潺有声。
顺梅子河而下,所见最多的,就是光溜溜的岩石,奇形怪状。那是梅子河亿万年抗争的产物。在城市人的眼中,这大约就叫“风景”了。
倒挂金沟还是河流的交汇处,发源于豹子岩的落星河(龙隐河),在这里注入了梅子河,从此,梅子河被汤家汇人改称“麻河”,成了淮河的二级支流。
虽然交通闭塞,但倒挂金沟一带相当富饶,落星河与梅子河交汇处的下河村,从来就以良田万顷而著称。解放前,那里是大地主“易”家的天堂。
倒挂金沟水能丰富,汤家汇人民政府在此地建有“金沟”水电站。

兽★纸皮沟
汤家汇一条古老的山沟,位于金刚台南边的山脚下,是泗道河村至县城的捷径。
纸皮沟很长。金刚台纵横东西,纸皮沟如影随形。从西边的金刚水库起,到东边的铁冲乡止,纸皮沟长约50华里。
纸皮沟风景秀丽。沟北的金刚台已经被河南人申报为国家地质公园,沟南的大峰尖毫无羞色地挺拔着,静静地等待着人类攀登。
纸皮沟水能丰富。淮河的两条二级支流麻河与长江河,竟然同时发源于这条古老的山沟中。由于人迹罕至,河水清澈见底。
纸皮沟物产富饶。顾名思义,纸皮沟盛产纸皮,那是手工造纸的原料。沟中的大竹园、小竹园一带,水竹、圆竹、毛竹等竹林连片,沟东侧的铁冲最值得骄傲的就是铁矿砂了。
纸皮沟往年交通闭塞,现在已经改观。从山沟正中的焦园村出发,顺公路一个小时就可到达汤家汇。

画★长江河
汤家汇境内古老的河流,发源于金刚台下的纸皮沟。河水向西、向北流淌,在大别山外的叶集附近注入史河。大约有26公里的长江河,属于安徽省与河南省的界河。
长江河脾气很怪。离开汤家汇后,河道异常弯曲,并且变化无常。1925~1930年间,长江河下游的河床竟然南移700多米。为了锁住河道,金寨人与河南人常发生冲突。1985年12月,两省百姓大规模械斗,直接惊动了国务院。
汤家汇境内的长江河属于河流的源头,俗名为皂靴河。和下游不同,她相当温顺。由于交通封闭,皂靴河一带还保留着相当多的古迹。明清时期的徽派建筑、石牌石坊等,时常印入眼帘。河边的石板路、水竹林、木水车能将城市人带回十九世纪。
长江河盛产河鱼。据说晒干后的长江河河鱼,加辣椒拌炒,是金寨县最大的美味。

彩★风洞
金刚台美景,长江河源头。
从汤家汇的焦园村出发,向北攀登金刚台,在精疲力尽之际,造物主赐予了人类一个山洞,汤家汇人称之为“风洞”。洞口相当幽深,可容四五十人坐卧,酷夏的时节,风洞内凉气袭人。好一个避暑的胜地。
风洞的下面有一条水沟,这便是长江河源头了。水流奔腾向下,在金刚台的半山腰处,形成了一条宽7米,高6米的瀑布,雾气弥漫,细雨濛濛。
瀑布的后面据说还有一个山洞,叫“水帘洞”,水帘洞下有一眼深不可测的水潭,汤家汇人称之为“龙井”。
汤家汇传说,金刚台的龙井是一口“海眼”,可以直达东海。干旱的时节,汤家汇人喜欢向龙井里扔石头,叫“打龙井”,说这可以迫使东海龙王下雨。
龙井的水直通皂靴河,经长江河而流入史河。

仙★红军洞
金刚台的山洞群,包括朝阳洞、女人洞、蝙蝠洞、豹虎洞、蜜蜂洞、水帘洞等78个山洞。
1934年11月,红二十五军长征后,鄂豫皖边区遂即开始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赢得了中国现代史上毛主席“三年红旗不倒”的赞誉。
游击战争的主力,是商南游击大队的便衣队和妇女排,其坚持斗争的基地,就选择在汤家汇巍巍的金刚台上。山上的天然洞穴,掩护和保存了革命力量,被后人亲切地称为“红军洞”。
红军洞的代表,应属朝阳洞,它位于金刚台主峰的西南,海拔1145米,为天然岩洞,洞深12米,宽8米,高5米,能容纳百人,洞口草木掩映,仅有一小路可以接近。1979年,朝阳洞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最为隐蔽的红军洞,当数水帘洞,其上方是皂靴河河流,水从洞门流下,遮住了整个洞门,洞里可以监视外况,洞外则无法窥视内情。洞内50余平方米的空间,自然就成了红色的天堂。
最为感人的红军洞,还算是朝阳洞附近的“女人洞”了,她曾经是金刚台妇女排的栖身之所,也是红军伤病员的医院,可歌可泣。

灵★《八月桂花遍地开》
大别山区著名的红色经典歌曲,反映了苏区人民对新政权的拥护之情。
商南起义胜利后,新生的红色政权十分注重文化建设。除了建立红日印刷厂,大量印刷《红日报》外,苏维埃政权还在汤家汇的热土上,成立了大别山区最早的剧团——红日剧团。
红日剧团创作了大量百姓喜闻乐见的歌曲,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这首《八月桂花遍地开》了。
汤家汇女歌手廖赤见,是红日剧团的主力演员,据说她最擅长演唱《八月桂花遍地开》。红四方面军长征后,廖赤见跟随部队,又将歌曲带到了四川,送到了西北。
1936年12月,身为红军西路军前进剧社指导员兼党支部书记的廖赤见,在甘肃永昌遭到马家军围攻,廖赤见和她的前进剧社演员全部遇难。
廖赤见牺牲时,年仅21岁。英雄早逝了,但是她的灵魂还在,她的英灵将同《八月桂花遍地开》一样,永远被人传唱。

丙★金刚美景
“鬼斧神工金刚台,云遮雾绕天上来,登高绝顶归来后,游人不向五岳迈”。
海拔1584米的金刚台,除高度超过了泰山外,自然境观也不可小瞧。以天梯峰为界,金刚台可分为东西二峰。两峰的风景争奇斗怪,相映成趣。
东峰的“太阳尖”,日出时红霞满天,光芒四射;西峰的“月亮口”,星夜间镰托明月,银光普照。
东峰的怪石“书山梦笔”,高约百米,如玉笋挺拔;西峰的石怪“猫耳石”,高亦百米,象猫耳刺天。
东峰的“香炉尖”,形如香炉,佛光普照;西峰的“插旗尖”,壮如天柱,祥云袅绕。
东峰“大石棚”,乃天然石洞,那是樵者的避风港;西峰“朝阳洞”,也石洞天然,此为红军的安全湾。
东峰有“仙人桥”,势如长虹;西峰有“马鞍桥”,横亘山脊。两者同样长短,均称“咽喉”。
东部的苏仙石有著名的“苏仙洗药潭”,西部华佗庙恰有古老的“华佗溪”,据说它们都有包治百病的功效。

舍★白龙瀑
“金刚台高势耸天,无限瀑布挂满山。峰尖谷底尚是水,幽谷以下全是烟”。
金刚美景,星罗棋布,最美丽的当数瀑布。
金刚瀑布,鳞次栉比,最撼人的应属白龙。
白龙瀑又名白龙岩瀑布,位于太阳尖下的山谷间。到达东峰怪石“书山梦笔”后,其东北侧有巨大的水声传来,那就是白龙瀑在召唤。白龙瀑落差高达150米,远远望去,如一条白练,悬于山谷之间。有如此大的落差,“大别山第一瀑”的头衔,估计能够冠在白龙瀑的头上了。
有瀑布,必有深潭。“白龙潭”果然深不见底。相传这里为白龙栖身之所。山民常光顾白龙潭,那是因为干旱所迫。
“快下雨,否则我们打龙潭了”。

傍★乌龙潭
“奇松怪石神斧凿,云遮雾绕天上来”。金刚美景的奇妙处,窃以为在于东西对称。这不,东峰有闻名遐迩的白龙潭,西峰就生出一个乌龙潭呼应。
乌龙潭是金刚台西峰景区的核心景点。山溪落入深谷形成了瀑布,瀑布常年冲刷造就了深潭。乌龙潭的两岸,怪石嶙峋,但并不险恶。
既然叫“龙”潭,此处必有龙的文化。果然,乌龙潭不远处有一个石塔,名为“龙墩子”,塔顶是一块两丈见方的石板,山民在这弹丸之地上建有一座小型的龙王庙。
龙王庙也是山民与苍天联系的纽带。西峰山民求雨的方法,不再是“打”,代之以“祈”;求雨的工具不是石头,换成了香火。
“龙王爷,您大发慈悲吧”。

启★铁瓦寺与华祖庙
“梅子河边落梅子,个个酸甜;金刚台下念金刚,声声佛音”。
这幅流传在汤家汇的对联,使金刚台充满了宗教的色彩。对联所言非虚,往年的金刚台的确为宗教的圣地,三教九流,纷纷在金刚台上设坛传经。
金刚台西峰上,现在保留有铁瓦寺和华祖庙,分别代表着释道两家。
铁瓦寺因瓦片以生铁铸就而得名,华祖庙因供奉神医华佗而著称。华祖庙一度荒废,清同治十三年由铁瓦寺相空和尚主持重建,更名为华严寺。
由和尚建庙来供奉神仙,这违背了常理。汤家汇是这样解释的:
铁瓦寺住持空相和尚,曾在华祖庙背后的“神仙磨”一带觅得一尊坐佛,佛像高约3寸,为天然水晶石,俨如佛坐莲花台。佛像在晴天无色透明,阴雨天化为淡紫色,奇妙无比。
铁瓦寺视坐佛为镇庙之宝,对华祖庙自然感激不尽了。

甲★苏仙石
苏仙石也叫仙迹石,位于金刚台东峰景区,相传为西汉时期苏耽飞升成仙处。现存的遗址上有一对巨石,上面两个大脚印清晰可见。
传说苏耽为游方郎中,带着老母亲云游四海,到处为人行医治病。来到金刚台东峰的大苏山后,因喜爱当地淳朴的民风,遂定居于此。
说苏耽估计金刚台将瘟疫流行,为解救苍生,他决定到四川峨嵋山采药。三年后苏耽返乡,发现母亲已经仙逝了。
说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苏耽思念老母,来到河边两块相挨的石头上坐下,伤心哭泣。夜里河水暴涨,他全然不知。危急之际,一只白鹤临空而降,苏耽如梦方醒,急跨鹤腾飞而去,石头上留下一双足痕。
大苏山前太子尖,相传此地有苏仙;仙人已乘白鹤去,留下足迹在山巅。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金寨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