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万里与金寨革命老区的情结

[日期:2010-08-08] 来源:  作者: [字体: ]

解放战争时期,刘邓大军推进大别山,成为革命胜利的转折点,金寨是主要战场,刘邓二人在金寨留下战斗的足迹。万里作为刘邓大军筹粮先遣部队,也在这里留下了他的音容笑貌。

万里结缘金寨

从战争年代过来的人,从烽火浪尖上过来的人,往往会惦念那曾经出入生死的战场。万里也是血肉男人,他何尝不是呢?作为省委书记,万里自从一踏上安徽这一片土地,他就亲近得不得了。他爱这片土地,因为这片土地连着共和国的过去,连着金寨土地上的14万共和国的英魂。

早在1924年,金寨县就建立了党组织,“八·七”会议后,县境内爆发了“立夏节起义”和“六霍起义”两次著名的武装起义,诞生了红32师、红33师、红25军、红28军等多支工农红军。全县有14万英雄儿女参军、参战,大多为国捐躯。解放后被追认革命烈士的有10618人,占安徽省革命烈士总数的1/5。50年代,金寨籍被授予少将以上军衔的有59人,其中:上将洪学智1人,中将8人,担任过部、省、军级领导职务的有200多人,在全国各地工作和休息的红军老首长700多人,是全国著名的第二大“将军县”,被誉为“红军的故乡、将军的摇篮”。现存革命遗址285处,革命历史陈列室8处,其中被列入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有金寨县革命博物馆,金寨县革命烈士纪念塔,立夏节起义旧址--丁家埠大王庙。

抗日战争时期,金寨作为安徽战时省会。中国共产党对国民党政府既联合又斗争,领导全省人民抗击日寇。新四军把大别山当作抗日游击战场,叶挺将军亲自来金寨视察。

如今金寨也成了万里的领地,这种革命情加故地重游的感情,像一副兴奋剂着实使万里兴奋了一阵子。早在万里来皖主政第二天,说起金寨县时万里就有一种眼睛放光的动情,跟他一起来的副手赵守一曾开玩笑地说:老万呵,咱们什么时候到金寨故地重游呵?万里幽默地说:这里已成了你、我的新战场,去是少不了的。尔后在金寨县委调配班子的时候,万里还给守一书记亲口讲,要派政治上最强、能力最高的干部到金寨去,亏谁也不能亏革命老区!

重访金寨

如今金寨县委班子已配备齐全,借到基层考察的堂而皇之的理由,1977年在一个秋风拂金、阳光明媚的日子,万里和他的秘书突然走出围城,来到了安徽金寨县,故地重游。一切如旧,仿佛昨天的硝烟还弥漫在大别山头。

30年前,他还是刘邓大军一个冲锋陷阵的战士,如今已成了一方“诸侯”。望着层峦叠嶂的八百里大别山,和那已故了的万千烈士,他心中涌出无限的感慨来……

“万书记,朱成书记带着他的班子来迎接你了!”秘书提醒万里。万里回过头去,只见县长、副县长、副书记、宣传部长、组织部长、县办主任等八、九人马风尘仆仆地向他这个省委书记走来。

“万书记,来前也不给我们打个招呼。”朱成书记接着向万里逐一介绍了身后的八、九位大员。万里逐一握了手说:“这一段工作强度太大了,想换换脑子,随便转一转,看一看。不需要这么多人来陪我,金寨还有60万人口,你们该干啥干啥去。给我一个县办主任当向导。”

“王主任留下,其他人跟我回去。”朱书记下了命令。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情愿地离开了,他们心里在打鼓:新书记新作风,厉害!

——在立夏节起义旧址--丁家埠大王庙前,万里认认真真地听了党史人员的讲解。

——在革命历史陈列室里,万里认真看了件件血迹斑斑的文物。

——在金寨县革命烈士纪念塔前,万里向烈士献上了花篮,脱帽鞠躬。

——在红村干休所看望离休红军,召开座谈会。

——在梅山水库前合影留念。应该说梅山水库的修建,也是共和国的骄傲。

……

红军村的泪水

时到中午,他们一行在公社的食堂吃了一顿便餐,便翻山越岭,深入到边远的老区,到一些当年的老红军和烈士的家中去访问,和他们促膝谈心。

万里乘坐的北京吉普车行驶着,前面一座大山横着挡住了去路,于是他们不得不下车翻山前行,王主任说,山前有一村庄,那里有十几家百姓,七家是红军家庭。也叫“红军村”。

翻过大山,伫立山顶,远远望去,几幢幢房子,并没有规则可寻,散落在向阳山坡上。犹如一把棋子散在棋盘上。王主任用手一指笑说,“前方就是。靠近那棵大树下就是一家老红军。”

万里擦了擦脸上的汗说:“胜利在望,我们就到有树的老红军家瞧瞧去。”

接着前行,来到树旁,这是一幢没有院墙的土坯房。土坯房原是三间,年久失修,塌陷了一间,实际还有两间。房子左边是新打来的柴草。房门斑驳陆离,不成样子了。老爷子躺在门口旁的地上晒太阳。王主任走上前去,说,“老人家,这是省里的万书记来看你来了。”老人目无表情,只是坐了起来。万里也随手拉了一把柴草垫在屁股下,与老人面对面地坐了下来,唠起了家常。

万里问老人家,“你们村红军烈属、军属有几户?”老人说有7家。

“你家是吗?”老人说:“我爹死时才惨哩,我才13岁。收尸时一条大腿还被狗吃了。”

“现在家里几口吃饭的人?”老人说:“四口,我和我屋里(爱人),还有两个没过门的闺女。”

“生产队一年能分多少粮?”老人伸出三个指头,“每人每年不到300斤粮。”

“这300斤粮能吃多长时间?”老人说: “瓜菜代的吃、节省着吃,顶多能吃九个月。其余3个月就要饿肚子啦。”

“你家现在一天吃几顿饭?”老人说: “一顿。”

“你吃过了没有?”老人点点头,说是吃过。

望着老人的菜色脸孔,万里拍打拍打屁股站了起来,老人下意识地说屋里坐吧?万里说我要看看你的家。

老人推开了门,告诉说有人来。

万里进了屋。两眼一扫,家徒四壁。这边是锅,那边是床。母亲和俩个闺女在床上,缩坐在一起。旁边的被子已露出了棉絮。

老人说,“客人来了,烧锅茶么!”母亲正要起身,发现自己和女儿没穿裤子。原来他们全家只有一条裤子,穿在了老头的身上。

母亲起身的一瞬间也让万里和同行尴尬万分。万里借机转到灶台旁,他揭开锅盖,里面是菜粥,一股发了霉的剌鼻的味儿直冲他来,万里紧锁双眉。从这家出来他一言不发。

“我们再看看另一家吧?”万里向身旁的王主任提议。

王主任又把万里领到一家红军老战士家。

这家老红军姓陈,陈老先生14岁参加工农红军32师,膝下无儿无女,时下已经71岁,他与小他7岁的老伴相依为命。两位骨瘦如柴,手臂上的青筋鼓得老高,脸颊像核桃似的,营养极其不良。70岁的人长像比80岁的人还显老。

老人对前来的万里说,“前天不知吃了什么树叶子,五天没有大便,多亏老太婆用树棍,硬是把石子硬的便蛋从我肛门里一点一点地给抠出来,要不今天还见不到你们哩!”

万里问粮食还能吃多长时间?老人叹了口气:“不说了,说起来丢人。我这么捉摸着,民国那时很苦,也没有我们现在苦哇!那时我们革国民党的命,革日本鬼子的命,打倒蒋介石建设新中国,现在倒像革自己的命啦,真真有了生不如死的想法。总盼着这穷日子能过去,因为我相信党,我本身也是党员呵!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就盼着吃顿饱饭,可是现实却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你们都是上边的人,给中央反映反映。过了初一还有十五,我这条命也不长了。”老人说完眼眶中涌出一汪泪水。那泪水中满含着他对中央的一片深情。

“我万里也有责任”

万里从老红军家走出来。八百里大别山,山青水秀,层林尽染,然而你却养活不了自己的儿女?是天灾还是人祸?万里不能再沉默了。在金寨县委扩大会议上,在他的秘书看来,他是第一次摔掉了自己的帽子,激情四射。他把自己全天的所见所闻一股脑地向大家兜撒出来,质问在座的知道不知道这个情况?从书记到县长,他一个一个地挨着问,目光灼人。最后他又长叹一声: “中央把我派到这个省,我万里也有责任呵!想想我们解放都快28年了,老区还是这样穷,我们对不起老区人民呵,四口人一条裤子,食不果腹,我们何颜以待?问心有愧呀!过去光听说大别山区还很贫穷,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贫穷落后到这般地步!老是莺歌燕舞,这个不解决,三年禁讲莺歌燕舞!讲实话是要被打倒的,我已经是第二次被打倒的人,我不怕第三次被打倒!救火救急。你们立即调查,金寨还有多少人过不了冬的,缺欠多少,如实上报,我来救济!”

大家一阵掌声。

最后万里还要求县委组织人员,编写红色革命史,建立革命纪念馆,进行革命传统教育。

一个星期后,金寨县救济报告上到省委,落在万里的案上,万里毫不犹豫地挥笔写道:拨批金寨县救济金120万元;救济棉14.5万斤;救济棉布108万尺;救济粮50万斤。

消息传到金寨,老区人民奔走相告。老红军领到救济粮时,还不知道当时到他家坐客的就是省委书记万里同志,他激动地说,有这样的干部,我们党有救了。以前我们有个包青天,现在我们又有个“万青天”啦!安徽有希望啦!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金寨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