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反“围剿”斗争(上)

[日期:2010-12-25] 来源:  作者: [字体: ]

   双桥镇大捷

    敌人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第一次撐Ы藬,始自一九三○年冬。过去对付红军,是几省军阀势力的联合摶峤藬,这时,变成了由反动势力的总头目蒋介石,统一组织全国性撐Ы藬。原因是中原大战后,他稳固了统治地位,有了全力撐Ы藬红军的力量和时机。这次撐Ы藬,蒋介石以中央革命根据地为重点,亲自坐镇南昌,进行部署,动用了十万兵力之众。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也投入八个师、三个旅,不下十万人。

    我军在十一月间奔袭新洲,歼敌向前推进的一个旅,揭开反撐Ы藬的战幕,打胜了第一仗。可那时我们的情报工作不灵,不知道敌人已从四面八方压向鄂豫皖根据地,开始撐Ы藬行动,也未意识到新洲一仗是打乱敌人撐Ы藬部署的第一步。好在取得了胜利,解决了部队的冬装问题,而皖西和商南根据地又大部被敌侵占,处境艰难,红一军主力便根据前委的决定,挺进商南、皖西击敌。

    十二月上旬,正当我军东移罗田途中,敌展开了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围攻:十三、四十四、四十八等师由南向北;三十、三十一两师由北向南;驻平汉路的岳维峻三十四师及新编二十五师、新编第一旅等,自西而东;驻皖西的四十六师、警备二旅及罗田的新编第五旅,自东而西。敌企图重点合围鄂豫边区,先突击占领集镇,寻机歼灭红军主力,而后分区撉褰藬,一网打尽。撐Ы藬任务由蒋介石的武汉行营主任何成浚负总责,军阀李鸣钟任督办。

    红一军抵近罗田时,守敌已弃城而逃。部队在罗田住了一夜,翌日开拔,经滕家堡、松子关、吴店等地,向商南进发。经三天行军,到达豫皖边的李家集。一路过来,红军受到沿途群众的热情迎接和慰问。路过每个村庄,道路两旁都挤满了男女老少,举着红旗子,喊着欢迎口号,给红军送茶送水,送馍送鸡蛋,送鞋进袜子。乡亲们鼓励指战员英勇杀敌,恢复和保卫根据地。李家集的群众,听说红军要到,早已腾出了房屋,预备下食品、蔬菜、茶水、鞋袜等慰问品,妇女们还组成了慰问队,给红军做饭、烧水、洗补衣服。人民群众对待红军,情深似海,亲如家人,使红一军指战员们深受感动。

    这时,皖西的撐Ы藬之敌已进至金家寨地区,李家集距金家寨仅六十里。我们决定立即消灭这股敌人,于是打了反撐Ы藬的第二仗。

    我军利用夜袭,一鼓作气,首克金家寨。歼敌四十六师一个团和民团共千余人,缴长短枪一千多支。金家寨的民团头子,也被俘获。敌军和民团极为残酷,在当地杀害了许多革命干部和群众,尸骨一堆一堆的,令人发指。我们召开了公审大会,把民团头子枪毙了。次攻鹅毛岭,歼敌一个营;乘胜进击麻埠、独山,守敌仓惶逃窜。再经两河口渡淠河,克青山店、苏家埠、韩摆渡,又歼敌两个营。而后兵分两路,进逼六安县城。

    六安县城为敌四十六师一部驻守,城坚壕深。我以两个师的一、六两团攻南面,三、四两团攻西北方面。围攻一天后,敌增兵来援,向南关出击。一、六两团与敌激战一阵,互有伤亡,双方成对峙状态。战斗中红一师师长刘英负伤,许继慎、曹大骏着我暂回一师代理师长。前委认为,继续在六安城下与敌相持不利,乃下令撤兵,向南转移。那天夜里,大雨如注,道路泥泞不堪,路边的坑洼地带,全是积水,有的地方齐腰深。部队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雨夜里行进,分不清那是道路,那是水坑,弄得浑身透湿。至两河口地区后,军部令一师北进逼霍山,二师一部出西南经石婆店克叶家集。

    第三仗是东西香火岭战斗。这是粉碎敌皖西撐Ы藬部署的关键一仗。

    敌安徽省主席陈调元、鄂豫皖三省边区摻朔藬督办李鸣钟见六安一度被围、霍山告急,急忙令敌四十六师、警备二旅分别自六、霍出动,进据诸佛庵、苏家埠、韩摆渡;三十一师一个旅由商城进占金家寨;二十五师一个旅进占叶家集。敌企图从东、南、北三面合围,聚歼我军。有鉴于此,前委又令红一军主力移至麻埠地区集中,待机歼敌一路,以打破陈调元、李鸣钟的合围部署。

    我军进驻麻埠后,抓紧时间休整,准备迎敌。麻埠是皖西的重镇之一,有撔∩虾之称。街面上店铺不少,物资较丰富。时年关已近,群众纷纷拿出预备过年的东西,慰劳红军。十二月二十九日,敌四十六师分左、中、右三路,分别从霍山、苏家埠、韩摆渡出动,向麻埠进犯。而进占金家寨,叶家集的豫南敌三十师、二十五师,则迟疑观望,未敢继续进兵配合。这样,敌四十六师的部队就处于孤立作战、突出冒进的地位。

    前委根据上述敌情,作出了集中主力于运动中击破各路敌人的部署。分工由我带领第一、三、四团北出,迎击敌中路的两个团;调红二师第六团自叶家集地区南下石婆店,钳制敌右路一个团;以地方游击队、赤卫军于麻埠以东钳制敌左路一个团;军直部队和机关守麻埠。

    三十日凌晨,我率三个团从麻埠出发。九时许,在东香火岭与中路敌先头团遭遇,进入战斗。那里地形不坏,南北两侧为高地,中间是一条横贯东西的土路。我令一、三团分别抢占南北两侧高地,居高临下,对敌侧击;以四团从正面发起猛攻。乱如麻团的敌人,很快被我军压到一条山沟沟里,全部就歼。敌后卫团见势不妙,急忙掉头回窜,我一、三团乘胜猛追,在赤卫军配合下,将该敌包围在同兴寺附近。在此同时,敌右路一个团已穿过石婆店,进据西香火岭,直接威胁我侧后翼的安全。我率四团转而猛扑西香火岭之敌,当即歼敌一个先头营,敌团长柏心山正在山头上写作战命令,被我军活捉。另两营敌人向北溃窜,被四团的追击部队和从叶家集南返的红六团,在石婆店地区夹击,予以全歼。下午五时左右,被围在同兴寺附近的故中路一个团,亦被一、三团和赤卫军消灭。

    我们在东西香火岭与敌激战时,来自霍山的敌左路一个团,曾乘虚占领麻埠附近的梁山,并一度突入镇内。镇内只有我军部的少许警卫部队,情势很危险。多亏许继慎军长作战经验丰富,指挥警卫部队和机关人员沉着应战,最后终于将敌军赶出镇去。我们闻讯后,火速率红一团星夜回师麻埠,会同军直部队和赤卫军击敌。该路敌军遭受重创后,狼狈逃窜回霍山。

    这次战斗,我军共歼敌三个团,缴获步枪一千七百余支,迫击炮数门,电台一部。敌四十六师遭到毁灭性打击,残敌龟缩六安不敢复出;敌三十、二十五两师,也吓得慌忙向商城、固始撤退。这一胜利,不仅彻底粉碎了敌人在皖西的撐Ы藬计划,且极大振奋了人民群众的斗志,群众纷纷起来向反攻倒算的地主豪绅、反动分子讨还血债,报名参加红军。六安县革命委员会宣告成立,并将六安独立营扩编为独立师。广大军民,在欢庆胜利的锣鼓声中,迎来了新的一年。

    第四仗,是个追击战,溃敌三十师一个旅。

    年后,前委留红三师第七团(红一军在皖西作战期间,曾将三师大部编入一、二师作战,后以二师两个连、六霍补充营及三师余部编为第三师第七团)在皖西活动,率一、二师向豫南进击。这时,吉鸿昌三十师一个旅,正在从金家寨向商城撤退的途中。

    我带领一师一团走在前面。至二道河附近的叶家墩子,包围了反动民团一部,展开攻击。忽然,敌三十师一个团从我背后的山上扑了下来。我们两面临敌,左右开弓,与敌激战。恰好,许继慎军长率军直属队到来,见此情景,立即将军部的手枪队、交通队、警卫连投入战场,并派传令兵火速去调后续部队。敌三十师有一定战斗力,善于防守。我在前面组织部队向敌发起三次冲击,才突破敌阵线。部队没有手榴弹,靠白刃格斗解决顽抗之敌,打得很艰苦。经两个多小时的激战,才将这股敌人消灭,俘敌数百,缴枪四百余支、山炮两门。这是我军第一次缴到山炮。接着,留小部兵力解决叶家墩子的民团,大部乘胜追歼三十师的另两个团。敌人逃往商城,我军乃收兵进驻二道河。至此,豫南敌人的撐Ы藬又被我粉碎。

    在二道河,曾中生派旷继勋与红十五军军长蔡申熙等同志前来,传达中央关于合编红一军和十五军的决定。随后,红一军即开往麻城县的福田河,同红十五军胜利会合。两军根据中央决定,正式合编为红四军,归鄂豫皖特委直接领导。全军共一万二千余人,编为十、十一两个师。十师师长蔡申熙,政治委员陈奇,副师长刘英。十一师师长许继慎,政治委员庞永俊。军长旷继勋、政委余笃三都是党中央新派来的,我任参谋长、曹大骏任政治部主任。

    前段时间里,因红一军转战皖西、商南,鄂豫根据地受敌重兵压迫,大部地区被占领。敌人大规模撐Ы藬鄂豫边区时,那里只剩下了六个教导队和黄安、麻城、光山、罗山、黄陂、孝感六县的特务队等地方武装,仅有枪三百余支。加上各县、区半脱产的红色补充军(赤卫队),总人数共两万余人。要对付来自西、南、北三面的国民党正规军七个师和一个旅的进攻,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多亏曾中生同志处变不惊,组织红十五军和黄麻地区的武装群众,与敌周旋,才支撑了局面。

    我们回师鄂豫根据地后,得知曾中生同志采取了以下的反撐Ы藬措施:

    第一,召开紧急会议,确定反撐Ы藬的方针和部署。敌人的撐Ы藬来势突然、迅猛,主力红军又去皖西,远水解不了近渴,情势相当严重。曾中生同志当即召开各县负责同志的紧急会议,明确提出反撐Ы藬的作战指导思想是利用群众战争的战略战术来牵制、打击、抄击、夜袭敌人,使敌人抑制而不敢冒进与分散;组成了临时特委、临时军委及特区苏维埃临时政权,建立统一指挥机构;逐层深入思想动员,树立战胜敌人的坚定信念,反对失败主义、拼命主义情绪;将现有武装分为三路,协同作战,一致对敌。根据地军民在临时军委的领导下,广泛展开了袭击、骚乱敌军的战斗,有力迟滞了敌人的撐Ы藬步伐。

    第二,妥善解决了群众跑反的问题。每次敌人进攻根据地,都有群众跑反。这次主力红军不在,敌人长驱直入,奸淫烧杀,跑反群众尤多,不下数万人。其中,许多人是地方武装和赤卫军的父母、妻小,明显影响部队的情绪。为妥善解决跑反群众的问题,临时特委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加强政治宣传鼓动,激发群众的阶级仇恨;组成管理委员会,组织指导群众从事兵运、侦探、打草鞋、砍柴、做饭、放哨、救护等活动,积极参加对敌作战;想尽一切办法,解决数万跑反群众口粮问题。通过向根据地群众借粮、去白区筹粮、挖野菜和葛根等办法,保证了跑反群众有最低限度的口粮供应。这对稳定群众和部队的情绪,有很大作用。

    第三,克服了主张红十五军分散游击或离开根据地的错误意见。红十五军的一千多人,刚转至黄麻地区,就赶上了敌人的撐Ы藬。当时,全军共千余支枪,平均每枪子弹三发,绝大部分同志尚无棉衣,与红一军会合的计划又落空,因而部队中的失败主义情绪上升。经曾中生同志亲自去部队,会同蔡申熙军长、陈奇政委加强思想动员和组织工作,才有所好转。河口一仗,因地方部队配合不力,没有打好;部队集中在一地,吃饭更是问题。因此,围绕十五军的行动方针问题,地方和军队发生了争论。地方同志主张将部队化整为零,分散游击;军队同志则主张离开鄂豫皖根据地,另图发展。曾中生同志认为,这两种主张,都是不正确的。正确的方针应是急切整顿红十五军,集中兵力,突破敌人的包围圈,与红一军会合。十五军据此进行了三天整顿,统一认识,组织突围。福田河一战,消灭敌人数百,打了胜仗,跳出敌包围圈,终于同红一军胜利会师,合编为红四军。

    一九三一年二月初,鄂豫皖临时特委召开扩大会议,正式组成鄂豫皖特委和鄂豫皖军事委员会。曾中生任特委书记兼军委主席,蔡申熙、郑行瑞任军委副主席。会议批判和纠正了立三路线的错误,总结了反撐Ы藬的斗争经验,提出了加强根据地建设和红军建设的一系列措施。我参加了这次会议,第一次同曾中生同志见面。曾中生原名曾钟圣,曾希圣同志的哥哥。他是湖南资兴县人,在黄埔第四期学习时入党。后去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回国后在中央军委工作,任过中共南京市委书记。会议期间,他对一些问题的深刻分析能力和平易近人的风度,给我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撐Ы藬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敌人,经过一个多月的进攻作战,兵损五千,被迫转为守势。合编后的红四军,面临的紧迫任务是转入战略反攻,收复失地,扩展根据地,把敌人的撐Ы藬,彻底粉碎。特委决定了以红军主力突击敌弱点,调动敌人于运动中加以消灭,以一部分兵力配合地方武装,扫清后方的作战方针。

    反攻的第一仗,围攻磨角楼,吸打援敌。磨角楼位于麻城以北,驻有夏斗寅部一个营。我们想以少部兵力围住它,引麻城敌主力来援,在野战中聚而歼之。但军领导同志有的主张既攻磨角楼,又打援敌。最后决定由军长旷继勋带两个团攻坚,我带一个师和另一个团作预备队,相机攻城或打援。结果攻坚部队伤亡很大,乱了章法,不得不把预备队的力量陆续用上去。这时,麻城敌四个团来援,我去组织打援时,兵力有限,仅歼敌五百余人;磨角楼虽亦被我攻克,但战果是不理想的。这一仗,我们等于和敌人打了个平手,没赚到便宜。如果我们一开始用个把团围点,集中五个团的兵力在野外打援,待吃掉援敌后再解决点上的敌人,那就好了。打仗,最忌平分兵力,不讲战术。磨角楼之战,就是教训。

    次打新集。新集三面环山,东临潢河,城墙高两丈余,全部用长方岩石砌成,易守难攻。它是光山南部土豪劣绅盘踞的顽固堡垒,以曾、刘两姓大户为首,统治全城,组织数以千计的反动民团及红、黄枪会,凭坚固守,并经常出来为害根据地群众。如果当初红一军少到平汉线出击,早个一年半载地拔掉这个反动堡垒,根据地要巩固得多。我们将新集包围后,以十师三十团担任主攻任务。部队围攻一个星期,强攻难下,有些伤亡。我们进一步察看了地形,和旷继勋军长商量,决定改用坑道作业的办法开辟攻击道路。我们令部队利用城北门外的小店掩护,秘密挖了条四、五十米长的坑道接近城堡,然后把几百斤炸药塞到棺材里,推进坑道引爆。一声巨响,敌人的寨墙被炸塌一截,成了斜坡,部队沿坡而上,冲进城内与敌巷战,经三个多小时的逐屋争夺,全歼守敌千余人,胜利解决战斗。新集麇集着不少从根据地内逃来的地主豪绅,都给捉住了,送交地方政府处理。群众扬眉吐气,极为高兴,锣鼓喧天,庆贺胜利。从此,解除了我根据地的一大心腹之患,打通了鄂豫边和商南根据地的路线,新集也成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政治中心、首府。

    在此期间,驻守六安的敌四十六师一部,在营长魏孟贤(共产党员)的组织领导下,兵变成功,摧毁敌两个旅部、一个团部,毙敌旅长、团长等反动分子多人,与皖西红军胜利会合。

    第三仗,西出平汉路,袭占李家集、柳林车站。攻破新集后,部队高高兴兴过了个春节,吃到了醪糟。节后,我们以十师围攻大山寨,未克;以十一师出击李抱冰部,歼敌一个警卫连。这时,蒋介石抽调兵力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第二次撐Ы藬。平汉路南段空虚,我军决定乘虚西出。开至武胜关路东的三里城地区,首先派红十一师攻打李家集车站。部队冒雪夜袭,截住一列兵车,全歼车上敌新编十二师一个旅,毙敌旅长侯镇华,缴获大批军火物资。继袭柳林车站,又歼敌一个营,溃敌两个团,这两次战斗,共毙俘敌两千多人。

    最后一仗是双桥镇战斗,活捉敌师长岳维峻。

    红十一师袭占李家集、柳林车站,逼近信阳,使敌人大为震惊。敌郑州撍缇笖公署主任刘峙,忙令第六师主力集结信阳,并令该师三十八旅、骑兵一师、三十一师之九十一旅、第二十路军之六十三旅等部,由信阳、罗山向南推进;武汉撍缇笖主任何成浚也同时令新编第二旅固守广水,三十一师主力由广水向信阳,岳维峻第三十四师由孝感经花园沿平汉路东侧向北推进,企图南北夹击红四军。

    各路进击的敌军,以岳维峻部最为冒进突出。该师自三月四日由孝感出发,八日即进抵广水以西的双桥镇地区,距我主力集结的三里城、大新店仅五十里地。我们派人把敌情查清楚后,决定留一个团在三里城监视北面敌人,集中六个团(二十八、二十九、三十、三十一、三十三团及罗山独立团),向南奔袭双桥镇之敌。

    双桥镇东傍澴水,周围环山。岳维峻将该师第一○○旅两个团布于澴水西岸刘家湾、松岭山、田子山、罗家城一线;第一○一旅的两个团布于灌水东岸的长岭岗、刘家楼、白马石岗、小葵山一线;师部、两个旅部及山炮营均驻双桥镇。我军以红十师从南向北进击澴水西岸之敌,由三十团正面突击;二十九团从双桥镇西南迂回,断敌退路;二十八团位于双桥镇以北之二店湾,作预备队。以红十一师从东向西进击澴水东岸之敌,由三十一团正面突击;罗山独立团向双桥镇东南方向迂回,断敌退路;三十三团位于余家集以西的麻雀岭,作预备队。

    九日拂晓,我东西两岸的突击部队发起攻击,迂回部队翻山越岭,向敌后猛插。敌遭到突然攻击后,仓惶组织反扑,我三十、三十一团与敌展开了争夺制高点的激战。上午十时左右,我迂回部队第二十九团占领了双桥镇西南的尖鸡岗,罗山独立团亦抵东南的小葵山一带,敌三十四师陷于我军的四面包围之中。周围数十里的群众,也在地方党的动员和组织下,拿着土枪、大刀、长矛前来参战,呐喊声响彻澴水两岸,场面极为壮观。岳维峻摴芳碧綌,亲自带着两团人出镇反扑。敌人仗着飞机、大炮掩护,与我争夺阵地,企图打开缺口,向南逃窜。战斗十分激烈、残酷。大白天,我们站在山头上,看得清清楚楚:他们扑上来,我军反击下去;阵地被敌夺去,又被我夺回,敌我双方反复冲杀,肉搏格斗,扭成一团。我们的部队真英勇,发挥了近战歼敌的战术特长和勇猛顽强的战斗作风,干部带头冲锋、肉搏,伤亡再大都不打退堂鼓,我十师师长蔡申熙胳膊负伤,仍坚持指挥战斗。这是个硬仗,鏖战了几个小时,难分难解。中午,敌人筋疲力竭,我们下令预备队出击,对敌猛烈分割穿插,直扑双桥镇内,打瘫了敌人的指挥系统。这一锤子下去,敌人受不住了,很快被我分割全歼,结束战斗。经七个多小时,我军毙敌上千人,俘敌五千多人,缴枪六千余支,山炮四门,迫击炮十多门。红军第一次取得全歼敌三十四师(一个师部、两个旅部、四个团、一个山炮营、两个迫击炮连)的重大胜利。敌师长岳维峻的马弁骑上他的马逃掉了,岳被我军活捉。

    肥头胖脑的岳维峻是个老牌陕军,当过冯玉祥的河南省府督办。一九二五年他任国民二军军长,我是他属下第六混成旅的参谋、团副。当知道我曾是他的老部下时,长叹一声,说:撁啥喽喙卣眨灰簧蔽遥掖鹩δ忝翘岢龅囊磺刑跫我和曾中生、旷继勋商量,决定留他将来做西北军的统战工作。后来,岳维峻的家属托人与我党中央联系,愿拿出几万块钱赎他。我们也同意,提出要二十万套军装。张国焘来鄂豫皖后,人家给我们送来十万套军装和不少银元,可张国焘变了卦,钱也要,命也要,借口岳组织反革命团体,把他给枪毙了。杀俘虏,是张国焘来鄂豫皖后才有的,破坏了红军的传统。

    双桥镇大捷,大壮了红军声威,宣告了敌人第一次撐Ы藬的彻底破产。这次反撐Ы藬,在特委领导下,红军与地方武装、群众相配合,先后共歼敌一万五千余人。根据地进一步巩固和扩展,人口达二百万,红军也发展到一万五千多人。

    三个多月反撐Ы藬的经验证明:在统治阶级内部矛盾相对缓和的形势下,蒋介石已经有力量组织全国性的统一撐Ы藬,对付日益发展着的红军和根据地。敌人的撐Ы藬,指挥统一,兵力众多,规模大,时间久,不同于以往一省或几省军阀势力的联合摶峤藬。我们粉碎敌人的撐Ы藬,明显具有战略防御和战略反攻两个阶段,而每个阶段,都包含着一些敌攻我防或敌防我攻的重要战斗。根据地的领导人,如果不是从战略全局着眼,通观反撐Ы藬的全过程,来制定计划,部署力量,组织战斗,就会陷于盲目和被动的地位。严格地说,这次反撐Ы藬的第一阶段——战略防御阶段,我们的自觉程度是不够的。红军主力离开鄂豫边区去豫皖边区作战,不能算作有预见的战略性行动,因为当时不知道敌人全面撐Ы藬的来临;而鄂豫边区由于对反撐Ы藬的准备不足,也出现了仓促应战的局面。假如不是曾中生同志及时采取一系列应急措施和红十五军及时到达,支撑局面,情形还要严重得多。反撐Ы藬的第二阶段——战略反攻阶段则不同,特委正确地分析了形势,估量了敌情,抓住了战机,计划性、主动性明显加强。这种反攻,是有阵地的向外发展,有后方的向前推进,把拔除根据地内的敌据点和外线出击结合起来,因而不仅彻底粉碎了敌人的第一次撐Ы藬,同时也为下次反撐Ы藬准备了条件。经过反撐Ы藬的实践,使我们在战略指导思想上有了新的飞跃,应当说这是最重要的收获。

    经验又证明:随着红军力量的发展,武器装备的改善,战斗规模的扩大,运动战已成为我们克敌制胜的基本作战形式。无论在战略防御或战略反攻阶段,部队能够连战告捷,整团整师地歼敌,都和以运动战为主的作战形式,密切相关。我们的防御,是运动中的防御;我们的进攻,是运动中的进攻。有进有退,有攻有防,忽东忽西,忽南忽北,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措手不及。曾中生同志把这种战法,叫做撈稣铰詳。所谓撈鰯,就是来无影,去无踪,神出鬼没,运动歼敌。这时,运动战开始成为我们的拿手好戏,并非偶然。一是红军是从游击战起家的。整天和敌人转着圈子打,有游有击,有进有退,摯虻糜痛颍虿挥妥邤,那不是撛硕綌吗?不过是一种低级的非正规的运动作战的形式罢了。力量发展起来了,从游击战向运动战转变,是很自然的。二是红军觉悟高,肯吃苦,服从命令听指挥,战斗作风过得硬。红军是为人民利益而战的,上下一心,不怕牺牲,指到哪里打到哪里,越是艰难越向前。吃不饱,穿不暖,照样能连续行军,连续作战。这一条白军就不行,没法和红军比。三是无论内线作战或外线进攻,都有根据地广大群众的积极支持、配合、掩护。当时,我们谓之撊褐谡秸恼铰哉绞鯏。群众站在红军一边,敌人就成了聋子、瞎子。他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捉不到矫若游龙的红军,红军却能随时摯犹於禂,突然制敌于死地。根据地人民的条件,是红军运动作战最可靠的保证。与运动战为主的作战形式相适应,战术也必然有新的发展。这一时期,远距离奔袭、奇袭;集中兵力,击敌一路;围点打援,运动歼敌;正面突击,两翼包抄;近战夜战等等,已发展为红军的主要战术手段。

    经验还证明:红军的壮大和根据地的发展,离不开正确的政治领导。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第一次反撐Ы藬的胜利,也是特委根据中央六届三中全会的精神,积极纠正立三撟髷倾错误的结果。停止冒险主义的进攻武汉的计划,取消根据地内军队和地方两个平行领导机关,恢复和建立特委和军委的统一领导,采取集中精锐击敌弱点和群众战争的战略战术打破敌撐Ы藬,整编红一军和红十五军,充分发动群众配合红军作战,以及解散摷迮┳瘮,按照人口与劳动力的标准重新分配土地,取消侵犯中农利益及破坏中小工商业的过撟髷政策,统一财政管理等方针和措施,都很及时,很必要。尤其是曾中生同志来担任鄂豫皖特委书记、军委主席,相当得力。这位同志,有战略头脑,工作实际,善于总结经验,也能团结同志。在反撐Ы藬的关键时刻到来,掌握全局,开展工作,起了很大作用。根据地远离党中央,独立性大,主要领导人的选择特别重要。后来拿掉曾中生换上张国焘,是失策的。

    以后的几次反撐Ы藬,基本上是这些经验的继续和发展。

    避强击弱机动歼敌

    粉碎敌人的第一次撐Ы藬后,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根据地里万众欢腾,慰劳红军,扩红,春耕,恢复政权机构,惩处反动地主,扩大群众组织和地方武装,……一派热闹和繁忙的景象。

    这时,党的六届四中全会已经开过,王明一伙上台,把持中央领导权,全面推行撟髷倾路线。中央从上海派康荣生同志来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口头向特委传达了四中全会的精神。因正式文件尚未转来,四月上旬在新集召开的鄂豫皖特区党代表大会,虽作出了拥护党的四中全会精神的决定(我在前方,未出席这次会议),但实际工作并未受影响,仍按特委的原定方针行事。

    特委计划下一步的军事行动方针是:以一部分兵力拔掉光山陡沙河西南的大山寨、打银尖两个最大地主山寨,以主力红军去商南亲区肃清那里的反动武装,而后南下蕲、黄,广地区,恢复根据地,占领武穴,威胁长江,从而配合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反撐Ы藬斗争。商南的亲区,是反动民团头子顾敬之牢牢控制的地方,反动宣传很厉害,老百姓不敢接近红军。拔掉这个反动据点,对巩固商南根据地,打通鄂豫边和皖西根据地的联系,有迫切意义。

    但是,这个计划还未实行,敌人的第二次撐Ы藬已部署就绪。他们准备出动十二、三万人,根据蒋介石的限令,撐逶峦耆嗲鍞鄂豫皖红军。

    首先是皖西根据地告急。四月中旬,皖西敌四十六师、警卫一旅等七个团,向我根据地进犯。特委得悉后,决定主力红军出皖西击敌。这时,张国焘,陈昌浩已从上海来到新集,沈泽民等同志也抵皖西。他们都是四中全会后的中央派来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领导成员。特别是张国焘,老资格的党员,在党内颇有名气。大家听说来了这么一位摯笕宋飻,都很高兴。来后没几天,他就和陈昌浩、旷继勋带上红军主力到皖西独山一带打陈调元部去了。我带二十八团留在鄂豫边攻打反动民团据点大山寨、打银尖。

    我们打大山寨还没打开,敌人的正式撐Ы藬就开始了。北来的有吉鸿昌指挥的敌三十师,三十一师、三十三师,南来的有夏斗寅、肖之楚两个师,是个合击的态势。他们计划第一步合击新集、七里坪,寻歼我主力,第二步转向皖西摻藬。

    吉鸿昌部四月二十四日占领新集,进而占领檀树岗、七里坪,黄安之葛云龙师亦北上来犯。因主力红军不在,我们不能大规模歼敌,就把二十八团从大山寨撤围,与黄安、光山、罗山三县独立团(每团千把人)集中在一起,采取侧击,骚扰、打敌尾巴等战术,对付敌人。北面的吉鸿昌部参加这次撐Ы藬,不是坚决找我们打。他们走的是大路,对着两边山头放放枪、开开炮就算了事,等于在根据地搞了一次撐渥坝涡袛。五月初,经宣化店退往罗山。南面的敌人遭我根据地军民袭扰,亦不敢孤军深入。敌第一步撐Ы藬鄂豫边红军的计划,即告失败,

    敌第二步的合击部署,重点为皖西的麻埠、金家寨。红军主力出皖西作战歼敌一部后,在独山镇又打了一仗,全歼陈调元部两千余人,缴枪一千二百余支,给东进之敌以迎头痛击。余敌惊惧,向霍山地区溃逃,皖西根据地之危遂解。而后,部队西返鄂豫边区,与我们会合。敌五十三师从泼皮河南下,企图占领新集。我军在新集以北之浒湾痛击敌人,经一昼夜激战,歼敌近千余。乘胜横扫光山南部的地主围寨,攻克团山、胡山、雾山、丘家店等不少据点。敌因在东西两侧受创,未敢再继续深入。我们为进一步打破敌人撐Ы藬,五月底,南下围攻黄安附近的桃花镇,吸引黄安之敌来援,援敌一个旅在十里铺中伏,桃花镇亦被我攻克,共歼敌近两个团。至此,敌人的第二次撐Ы藬又被粉碎。

    这次反撐Ы藬,仅用了个把月时间,先后共歼敌五千余人。红军主要是采取东西两侧往返机动,避实击虚,各个击破,待机反攻的战法。北面的吉鸿昌部不想和红军作战,虚幌一枪就走,对我们有利。事后我才知道,他曾派人来和红军谈判,以便联合反蒋。红军派出的谈判代表是李健明。因张国焘等人不讲统战政策,谈判未获任何成果。不久,蒋介石就迫使吉鸿昌出走了。

    南下之争

    张国焘来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不久,即对党和红军的领导层进行了全面的改组和调整。

    根据中央决定,鄂豫皖特委撤销,组成中央分局,直属中央政治局领导,并成立鄂豫皖省委。分局的职权系直接代表中央领导一切,有权否定地方党委的决议或解散地方党委。中央指定由张国焘、陈昌浩、沈泽民、曾中生、舒传贤、徐宝珊、王平章、蔡申熙等八人组成分局(又补充了郭述申、周纯全、高敬亭三同志及十五名候补委员),张国焘任分局书记兼军委主席,沈泽民兼省委书记,曾中生、旷继勋为军委副主席,陈昌浩为共青团分局书记。红军和地方武装,统归军委直接领导和指挥。同时,红四军的领导干部亦进行了调整。旷继勋任红四军军长,曾中生任政委,下辖十、十一、十二、十三师。十师师长刘英,政治委员康荣生,十一师师长周维炯,政治委员余笃三3十二师师长许继慎,政治委员庞永俊;十三师师长徐向前,政治委员陈奇。继后,又成立了培训干部的撆?湃)杨(殷)学校敚刹躺晡跞涡3ぃ抵尤握尾恐魅危钐厝谓逃魅巍?

    粉碎敌人第二次撐Ы藬后,曾中生等四军领导人,鉴于外线敌人暂已处于守势,而根据地内粮食供应十分困难,曾向分局建议:留一部分兵力结合地方武装扫清商南亲区等地的反动武装,集中主力南下蕲黄广地区,恢复根据地,解决粮食问题,并牵制敌人,配合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反撐Ы藬斗争。张国焘给他们扣了一顶摿⑷废卟杏鄶的帽子,予以否定,命令四军去商城亲区,解决顾敬之的反动民团。因顾逆令所部大搞坚壁清野,威胁群众,逃离家园,红军所到之处,荒无人烟,供应发生了严重困难,并时遭敌反动游击的袭扰,短期内很难取胜。四军领导人复向分局和军委申明理由,希望采纳原来的建议。但又遭到张国焘等人的反对,指责四军领导的意见是摻铱肆⑷废叩拿婢叨戳艘桓鍪导使ぷ鞯幕嶂饕鍞。六月底,分局召开扩大会议,沈泽民等人与红四军出席会议的曾中生、余笃三、许继慎等,围绕红军主力是否南下问题,展开激烈争论。时值中央革命根据地反三次撐Ы藬开始,我主力南下作战具有配合作用,曾中生等同志的意见,得到与会多数同志的支持,张国焘也暂时放弃了原来的主张,同意部队南下。会议决定:在巩固现有阵地的基础上配合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反撐Ы藬斗争是最迫切的任务,为此,红四军应以少部兵力留在根据地巩固阵地,而以主力部队南下向外发展。

    七月上旬,军委在商城西南的余家集召开会议,讨论具体行动部署,不料又发生了分歧。张国焘推翻原来的南下决定,认为要援助中央革命根据地,红军就得进攻和威胁大城市,要四军攻英山,出潜山,太湖,进攻安庆,威胁南京。显而易见,这是个冒险主义的计划,和立三路线攻打武汉的味道差不多。四军的领导人不同意,还是主张先打英山,后出蕲、黄、广,威胁长江,策应中央革命根据地,使鄂豫皖根据地与蕲、黄,广连成一片。最后,张国焘拍板,硬是按他个人的意见作了决定。部队奉命积极进行南下英山、东出潜太的准备工作。

    七月中旬,红四军的领导又进行改组。原军长旷继勋到十三师当师长(他在五月间向中央写工作报告,不承认前段工作是摿⑷废邤的继续,而受到中央的指责),我调任四军军长,曾中生任军政治委员,刘土奇任政治部主任。我们过去就觉得,中央的委派制度有问题,致使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党和红军的领导干部改组太频繁。本来红一军成立时,已将鄂豫边、商南、皖西的三支红军统一起来,许继慎、曹大骏等同志虽然思想上有点毛病,但还是能干的,部队连战皆捷,发展很快。但一九三一年一月红一军和十五军合编成红四军时,中央又派旷继勋来任军长,余笃三任政治委员。其实,旷继勋并不比许继慎强。许继慎这个同志是行的,指挥打仗有一套,带兵也有经验,就是英雄主义厉害点。此后,许继慎与旷继勋的关系疙疙瘩瘩。曹大骏同余笃三的关系也不融洽。军队不断改组,地方上也不例外。徐朋人同志能干,土生土长,与当地干部,群众有密切联系,熟悉鄂豫边区的情况,但上面换下了他,派来郭述申同志。三中全会后,又派来曾中生,替下了郭述申。曾中生文武都行,干得不错,但四中全会后,又把张国焘换来了。对张国焘,开始大家认为他长期在中央工作,又到过苏联,的确都很尊敬他。没想到这个人那么凶,来了就给人扣帽子,打棍子,狠批了几次曾中生,还开除了徐朋人的党籍。可他是党中央的代表,鄂豫皖分局书记,你思想上不满意,组织上要服从的。下级服从上级,在战争环境中特别强调。省委书记沈泽民同志,也是中央派来的。他是沈雁冰同志的弟弟,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过,工作热情积极,是个好同志,但军事上一窍不通,又缺乏领导经验,曾中生同志要比他强得多。这样改来改去,加上后来的撍喾磾,原来地方上土生土长的一些领导干部,多被搞了下去。这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和红军的建设与发展,是极为不利的。不重视土生土长、有丰富实际工作经验的干部,频繁更换根据地的领导人,是撟髷倾路线在组织上的表现之一。

    我调任红四军军长后,积极与曾中生同志合作,厉兵秣马,准备南下。八月初,我们率红十、十一、十二师的五个团从商南亲区开拔,冒着酷暑行军,直取英山。该城驻有敌五十七师的一个团及反动民团一部,工事比较坚固。拂晓前,我军兵力部署就绪,用三个团从西、南、北三个方向发起进攻,袭占城外要点,两个团作预备队。敌凭险固守,战斗很激烈。打到午后,我们只打下了城南、城西的几个要点,还是攻不进城去。研究了那里的地形,觉得城西北角的船形山、凤形山居高临下,靠城又近,是个好突破口。当即调整兵力,以一部佯攻城北的要点鸡鸣尖,集中主力,从城西北突破。下午四时发起攻击,一举突破,占领了船形山、凤形山。部队迅即登城,经两小时战斗,全歼守敌一千八百余人,缴枪一千二百余支,机关枪十八挺,追击炮四门及大批弹药和军用物资,首战告捷。

    根据张国焘的决定,打下英山后要东出潜山、太湖,攻打安庆,威胁南京。对此,大家本来就想不通。在英山,曾中生同志和我分析了当时的敌我态势和力量对比,觉得东进确实没有把握。第一,路程太远。从英山到安庆,中间要通过四百多里的白区,沿途敌有两个多旅把守。我们远离根据地,无后方作战,危险太大。第二,兵力有限,我们三个口币才五个团的兵力,留下一个团住英山守后方,东进只有四个团。一路下去,敌众我寡,敌防我攻。沿途再留点兵力,还有多少力量去攻安庆?又何况安庆战略地位重要,是敌人重兵设防之地呢!第三,太湖、潜山、安庆一带的地形条件,群众条件、敌情条件,我们都不熟悉。一麟半爪地知道点,是从敌人报纸上看来的,不可靠。兵书上说:撝褐耍僬讲淮鶖,你对敌情、地形、群众情况两眼一抹黑,远距离跑去出击,不是找着吃苦头、打败仗吗?与此相反,如果南下蕲、黄、广地区,则有利得多。那里在党的摪似邤会议后曾发生过黄梅暴动,建立过苏维埃政权,后又发展为红八军四,五纵队的根据地。党的基础和群众条件比较好,离英山又近,才二百里的路程,敌人兵力也空虚。曾中生同志最后决定,红军趁势进据蕲、黄、广,一面行动,一面将这一决定报告分局。

    八月初,我们留下十二师守英山,固后方,率十、十一两师向南进击。沿江水涨,武穴一带被淹,部队抵春县境后乃改变部署,横击浠水,回扫罗田。中旬,我派出两团兵力,冒着盛暑,一昼夜行军一百二十里,突袭蕲春北漕河镇敌新八旅。拂晓打响,迅即全歼该旅的两团人,毙敌数百,活捉旅长王光宗以下一千六百余名,缴枪一千二百余支,乘胜进占广济。同时,派倪志亮同志率一部兵力去打黄梅,但因城壕水深,没有打成。蕲、黄、广的原十五军干部、战土,回到家乡,打了胜仗,个个兴高彩烈,笑逐颜开。当地的党组织和农民群众,见红军到来,热情慰问,夹道欢迎,使我们深感老根据地群众的觉悟和温暖。在红军和地方党的组织下,群众迅速展开了如火如荼的斗争。每次开仓分粮或分当铺的东西,都有无数群众涌来,领回一袋袋粮食和他们典当的衣物,鞭炮齐鸣,象过节那样热闹。通过打土豪和没收敌仓库,短期之内,我军就收缴了金子二十余斤(后派人送交上海党中央),银子一千八百斤,大洋七万元,使部队的物资补给问题得到了解决。

    我军南下的胜利,使敌人着了慌。九月底,敌徐源泉部从鄂西经武汉,来我后面堵击。该敌装备较好,有一定战斗力。我们连夜撤回广济、英山的部队,迎击敌人四个团于二城之间的洗马畈,以十、十一两师由南北两面进攻,十二师从东西两面配合,围歼该敌。我带司令部赶到前面时,部队已和敌人接火。那带有个村寨,周围是山地,倪志亮那个团没等红十二师进占村寨,就从山上冲了下来,敌一个多团退进寨子坚守,我们攻不下来。该敌乘夜间窜逃叶家湾,我们又派部队追去围住它。洗马畈战斗,因指挥、联络有漏洞,仅歼敌三个团大部,未达到全歼这股敌人的预期目的。

    红四军的南下行动违背了张国焘的决定,他肯定不甘罢休。果不然,命令来了,要部队北返。事前,我们估计到会招麻烦,由曾中生和我及政治部主任刘士奇联名,于八月二十日向中央写了个报告,申明南下行动的必要性。信中明确指出:撓衷谖颐堑恼铰允且剔⒒啤⒐闼涨胪钗魉涨⒒坡樗涨虺梢黄毕嗷菸溲?水不退仍然不能去),尤其是准备这一阵地的群众基础。敌人能来则集中力量而必消灭他数师以上,敌人不来则从宿松、太湖、潜山一带巩固阵地的发展而出安庆。敁在战略上,如果想脱离根据地几百里的阵地,如我们由英山直取安庆等,不但做不到而且要发生许多不能解决的困难,如果勉强行之,必然成为单纯军事行动,根本上忘却了巩固阵地的发展任务了。我们深深认识中央根据地胜利的伟大,就是有了强度群众基础的阵地所致。自然这与(把)主力束缩在根据地内来防御敌人的计划是根本不同的。斣猩驹谏虾F诩洌垂醒敫锩莸氐囊恍┕ぷ鞅ǜ妫悦蠖⒅斓峦镜慕ň枷牒痛唇ǜ莸氐木椋种厥印K鸩莸恼飧霰ǜ妫炊栽独敫莸毓ゴ虬睬欤髡乓劳懈莸厝褐诘那抗袒≈鸩较蛲夥⒄梗欠厦蠖镜乃枷氲摹?

    张国焘八月十七日的来信,气势汹汹,给我们扣上了一连串罪名。这封信是以鄂豫皖中央分局、军委会的名义写给我和曾中生的,主要内容是:(一)红四军没有执行进攻安庆、威胁南京的决定而出蕲春、武穴,是放弃了援助中央革命根据地的政治任务。(二)出潜、太进攻安庆,是有阵地的进攻,由英山出黄、广懲溲ǎ峭牙牒蠓降奈拚蟮刈髡健?三)太湖地区无重兵,陈调元部已是惊弓之鸟,红军可乘英山之胜直下安庆,而出黄、广、武则遇夏斗寅部,该敌较强,且我以长途进军击敌,纵敌势弱,亦较潜、太难攻。(四)解决经济问题是这次四军南下的中心原因。不以援助中央革命根据地的政治任务为重,而以满足撧麛的经济问题为归。撍韭碚阎模啡私灾獢。总之,四军的南下行动,是对中央分局的摴目咕軘,摪押炀卸胪恋馗锩衾霐,撛蛏鲜歉敬砦蟮臄3四军与分局的分歧撌窃蛏下废呱系姆制鐢。最后令我们见信后火速率四军北上根据地,不能有丝毫的动摇。

    九月初,我们才收到张国焘的信。当即撤叶家湾之围,率军北进至英山以南的鸡鸣河。曾中生同志在那里召开支部书记、指导员以上的活动分子会议,讨论张国焘的来信。大家当然不同意张的指责。绝大多数同志认为,红四军南下中已取得了伟大胜利,应继续留在现地,开展英、蕲、黄、广等地的工作,恢复原蕲、黄、广根据地,并在长江北岸积极活动,牵制敌人,配合中央革命根据地反三次撐Ы藬的行动,减轻国民党对中央根据地的压力,同时,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周围的敌人尚无发起新的撐Ы藬迹象,老区粮食和物资供应又相当困难,调四军北上是不适宜的。会上,群情激愤,通过申明书,并决定派军政治部主任刘土奇回去,向中央分局陈述意见。十二师政治部主任吴焕先同志不同意这种做法,认为在组织上不应违反分局的命令。鸡鸣河会议,在军事行动方针上坚持正确意见,无可非议,但从组织原则上来看,毕竟是下级组织召开活动分子会议反对上级组织的指示,这是不妥当的。结果,给张国焘抓住了把柄。

    南下之争,本是战略方针的分歧。我们给中央写了报告,张国焘当然也写了报告。官司打到中央,中央是个什么态度呢?十一月三日,党中央给鄂豫皖分局的信里,作了回答。那时的中央,对他们派来的张国焘等人相当器重和信任,所以尽管张国焘的东出方针不对头,中央也不同意,但用词是相当委婉的。所谓摼峒爸醒敕志侄杂诰龆ǔ銮薄⑻搅⒒簦坏交啤⒐闳セ指此涨木龆ㄊ钦铰陨系氖韬鰯,仅此而已。对于坚持南下方针的我们就不同了,罗织了一大堆罪名。所谓摿⑷废叩闹馗磾、撐タ咕挛被岬拿顢、摲纯怪醒敕志值木鲆閿、撈笸济杀沃醒霐、撗现氐姆吹炒砦髷、撐廴枇斯づ┖炀械恼喂ぷ鞯墓馊贁等。信里还特地点了曾中生同志,说他摼霾荒芗绦诤炀械H稳魏瘟斓脊ぷ鳎挛被岵文背さ闹拔褚嗍遣荒艿H螖。这就为张国焘进一步打击曾中生同志,推行王明路线,提供了撋戏奖。

    由此可见,教条主义者蛮不讲理。在他们的词典里,人们是很难找到摴龜二字的。

    白雀园摯笏喾磾

    白雀园摯笏喾磾,是鄂豫皖根据地历史上最令人痛心的一页。将近三个月的撍喾矗瑪肃掉了两千五百名以上的红军指战员,十之、六、七的团以上干部被逮捕、杀害,极大削弱了红军的战斗力。

    红四军在南下问题上坚持自己的意见,召开鸡鸣河会议公然反对张国焘的决定,使他十分脑火。九月中旬,我们按他的命令率军北返麻埠时,陈昌浩同志匆匆赶来,宣布分局的决定:撤销曾中生的军政委职务,由陈昌浩接任。我心里很不痛快,因为是分局的决定,也不便说什么。曾中生同志表现很好,并没有因为遭受打击而灰心丧气。

    这时,蒋介石窜到武汉,亲自部署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第三次撐Ы藬。敌三十师师长吉鸿昌已下台,蒋介石令投靠他的李鸣钟(原为冯玉祥系)率该师驻信阳;而将西北军的另两个师(张相印三十一师、葛云龙三十三师)调驻黄麻,使之北靠革命根据地,南临长江,以便挟制。敌五十八师、十二师和国民党的王牌军第二师,调豫南接防。赵冠英第六十九师,进驻鄂东。徐庭瑶第四师和俞济时南京警卫师,调往武汉,有点战略预备队的性质。敌军调动频繁,我们有所考虑,但一时还看不清蒋介石的总意图。

    陈昌浩接任红四军政委后,即开始在部队中撍喾磾。部队一面撍喾磾,一面打仗。他管撍喾磾,我管打仗。我们首先在武庙集、草庙集、何凤桥一带打戴民权。戴是土匪部队,很狡猾,你一打,他象乌龟一样,把头缩进城里,死活不出来,结果只消灭了他们个把营。以后又转到仁和集打敌十二师,连打援在内,打垮敌人三、四个团。战后,部队进驻白雀园,张国焘亲自跑来,坐镇红四军的摯笏喾磾。

    鄂豫皖根据地摯笏喾磾的直接导火索,起自所谓揂B团敗AB敹郑怯⑽膿反布尔什维克斠淮实乃跣础?

    据陈昌浩告诉我,八月初,红四军南下作战时,政治保卫局在后方医院中破获了一个?AB团斪橹3稍倍嗍窃牢木刹浚急冈诰旁率迦毡┒ɑ僖皆海?抢走岳维峻。一些县委、区委也发现有改组派,并牵扯到了部队,军委在新集就逮捕了原一师政委李荣桂。所以,他到麻埠后,就立即逮捕了十师参谋主任柯柏元、二十八团团长潘皈佛、范沱等二十多人。说这些人是四军中的反革命,要举行兵变,拖走红军去投降国民党。开始,我将信将疑。一方面,在摮喟锥粤的那种严重形势下,敌人派特务、探子、狗腿子来根据地内部进行破坏、策反,屡见不鲜,我们过去就处理过这类的事。而且,中央也不断有指示来,强调肃清混入我党我军内部的改组派、第三党、AB团等反革命组织。说我一点都不相信,那是假话。但是,另一方面,我有怀疑,也是真的。因为陈昌浩同志抓起来的那些红军干部,都是跟我们一起打游击走过来的,作战勇敢,平时没有什么异常表现,一夜之间就成了改组派、AB团,使人不可理解。我们一边行军、打仗,他就一边抓人,越抓越多,给了我很大的震动。

    有天,部队走到商城以西的余家集,我正站在路边的山坡上看着队伍行进,陈昌浩也在。队伍里抬着两付担架,上面蒙着白布,我就问他:撍荷肆耍У氖裁慈耍繑他看了我一眼说:撁挥兴荷耍鞘切砑躺鳌⒅芪迹锤锩读耍我大吃一惊。许继慎、周维炯都是师长,也成了反革命啦?!我说:撛趺锤愕模咽Τぷテ鹄矗膊缓臀宜狄簧他知道我不满意,但没再说什么。按照那时的规矩,撍喾磾是单线领导,决定权在政治委员。捕人他有这个权利,相反,你要过问,便是越职擅权,不允许的。搬的是苏联的那一套,有什么办法呀!

    说许继慎是反革命,当时就难以令人信服。

    据我所知,红四军南下期间,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有天,蒋介石的特务头子曾扩情,派了个姓钟的特务来给十二师师长许继慎下书,搞反间计。这封信是以蒋介石的名义写的,诡称:撡橘牍槔粗樱改肝ㄓ写蛊恿瘮。表示欢迎许带部队去投蒋,定将受到优厚待遇,云云。许继慎立即将特务逮捕,连人带信一起送交军部处理。曾中生和我审讯了特务,转送分局处理。我们还给分局写了封信,说明根据许继慎同志的一贯表现,他不会有什么问题。敌人下书是搞的阴谋,企图离间和破坏我们。

    对此,曾中生和我在八月二十日致党中央的报告中也作了说明:摯蛳掠⑸胶螅忻邮裎湔撸猿评凑倚砑躺鞯模颐敲孛苌笱兑院螅得迳鲜谴幽暇┱衫丛硕砑躺鞯垢辏导噬纤堑谌常艿搜荽镏凑倚砑躺鞯摹撝幽澄颐腔乖诿芙牛獾街醒敕志秩ィ芍醒敕志秩ゴΠ臁U饫镂颐且涸穑砑躺髟谧橹系比徊换嵊惺裁次侍猓欢矶嗌缁峁叵挡荒艽蚨险庖坏悖颐且蜒现鼐嫠W苤馔耆堑腥擞酶髦忠跄崩雌苹滴颐牵饫铮颐歉醒厦艿车姆浅V匾?的)意义。?

    如果仅仅为了这桩公案,就逮捕许继慎,有什么道理!他要是和蒋介石真有秘密勾结,还能把特务和信件,交给组织上处理吗?

    倪志亮同志从上海开会回来,曾悄悄对我说过:中央打了招呼,说许继慎这个人关系复杂。我也认为,他是有些毛病,但不能说他就是反革命。许继慎是黄埔军校一期的学生,北伐战争担任过叶挺独立团的营长、团参谋长,后任红二十四师七十二团团长。他很早就入了党,作战身先士卒,指挥果断、灵活、不怕死。我和他在红一军、四军一块工作,未发现他有什么异常活动。在军队中,他并没有拉拉扯扯,培植私人势力,或是企图把军队变成自己的工具,大家也没有发现他同国民党有什么勾搭。他只不过有点个人英雄主义,生活上散漫些,社会关系比较复杂点。这算什么大问题呢?那个时候和现在不一样,一天到晚大家在一起,吃饭、睡觉、行军、作战,都是集体活动。谁有什么心思、动静,容易被大家看得清清楚楚。我想了很长时间,觉得他怎么会成了反革命呢?难以理解。许继慎经常讲张国焘是老右倾机会主义。为这件事,张国焘很讨厌他。我劝过他,叫他不要再这样讲。我想,把他抓起来,这可能是一个原因吧。

    至于周维炯,他不光是有个人英雄主义,旧习气也比较多。但他打仗很勇敢,人也聪明,是员战将。我到鄂东北后,就听说二徐(徐子清、徐其虚)在商南被枪毙的事。还有个戴抗若,六安县委派去的师党代表,也被秘密处决。以后中央派郭述申、刘英两同志去,调查整顿,又差点被搞掉。这件事闹得很大,上至党中央,下至鄂豫边区、商南根据地的干部,都知道。后来,特委书记郭述申向中央写过调查报告,六安县委也写过调查报告,都证明枪杀二徐及戴抗若的事件,主要系王泽渥等人所为,许多密谋都是背着周维炯的。他是师长,当然要负一定责任,但与王泽渥等绝不能相提并论。他怎么忽然成了反革命呢?

    为了搞清这些问题,抗日战争期间我在延安时,曾找到鄂豫皖时期在保卫局看押犯人的一个同志,问他:张国焘为什么要抓这些人,他们有些什么口供?他说:撝芪嫉目诠┦牵献佣旰蠡挂锩也皇欠锤锩忝遣攀欠锤锩你看,表现得多么坚决!那个同志还说:撔砑躺鞯目诠┦牵忝撬滴沂歉淖榕桑揖退愀淖榕珊美玻搞了半天,也没有办法证实许继慎、周维炯他们是反革命。后来还是一个国民党特务说了真话。一九四二年陈毅同志到延安的时候告诉我,他在新四军与国民党谈判时,特务冷欣亲口对他说:我们略施小计,你们就杀了许继慎。可见,我们是上了国民党的当了。

    白雀园撍喾磾,闹得真凶。张国焘亲自审讯。开始还让我参加会议,因为我提了些不同意见,保人,说我刚来鄂豫边时廖荣坤等同志就是营长、连长,打仗好等,以后就干脆把我甩到一边,连会也不让参加,甚至暗地里审查我。撍喾磾的对象,主要有三种人:一是从白军中过来的,不论是起义、投诚的还是被俘的,不论有无反革命活动,要审查。二是地主富农家庭出身的,不论表现如何,要审查;三是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凡是读过几年书的,也要审查。重则杀头,轻则清洗。为了防止部队发生异动,张国焘等分局领导人还决定,以营为单位拆散混编;中央分局和鄂豫皖省委组成巡视团,派到各师,监督撍喾磾。弄得人人自危,熟人见了面都不敢说话,生怕被说成是撁孛茏橹瘮、摲锤锩疃瘮。就连王树声、倪志亮这些老同志见到我,都不敢说什么。真是一片白色恐怖的气氛!

    许继慎一案,是张国焘作文章的借口。他们把一些人抓起来,逼、供、信,宣称许继慎组织了反革命集团,要利用南下带上部队投降蒋介石;所谓在英山活捉的敌团长张汉全,亦被许继慎放走;曾中生包庇他,所以才被撤职。有鼻子有眼,以证明张国焘东出方针的正确和撍喾磾的必要性。他一手拿着中央的肃反指示,一手抓着许继慎等人的撝ぞ輸,谁还能说话呀!张国焘这人不是没有能力,但品质不好,他是借口肃反,剪除异己,建立个人统治。不仅搞军队,也搞地方。被肃掉的大都是有能力、有战斗经验、和群众有密切联系的领导骨干。最早革命的一些领导人,如徐朋人、戴克敏、曹学楷、陈定侯、肖方、周维炯、姜镜堂,以及许继慎、曹大骏、熊受暄、陈奇、王培吾、李荣桂、柯柏园、庞永俊、潘皈佛、罗炳刚、查子清、李奚石、高建斗、封俊、江子英、黄钢、程绍山、王长先、袁皋甫、吴荆赤、王明、魏孟贤、任难、廖业祺等团以上干部,均先后被逮捕、杀害,令人痛心。营以下的干部、战士和地方上的干部、群众不知名的,更不知有多少!部队纪律严格,抓就抓吧,杀就杀吧;地方上把群众搞翻了,黄安五区的人民起来反对保卫局,群众贴标语、喊口号:摯虻拐殴獾酃饕澹群众把张国焘比作杀人不眨眼的帝国主义,不是没有点道理。象张国焘这种品质不好的人,搞家长制统治的人,根本就不该派来鄂豫皖当一把手。这是第一条教训。

    第二条,一些领导同志害了撟髷倾幼稚病。象沈泽民同志,是好人,但撟髷得很。他不仅积极搞撍喾磾,还有套理论,提出要摯幽切┧枷胍馐恫缓糜敕俏薏准豆勰畹姆肿又姓曳锤锩咚鲾。主观上认定必有反革命,非打着灯笼找出来不可,幼稚得很。其实,哪个人的思想百分之百的正确,没有一点毛病呢?撊宋尥耆耍鹞拮愠鄶。毛泽东同志说过这句话,就是要我们用一分为二的观点,即辩证的观点,看待同志,看待事物。天底下没有一贯正确的人。人,总会有缺点和错误。有了缺点或错误,有非无产阶级观念,就变成找寻反革命的线索、依据,行吗?革命和反革命,是有界限的。把一般思想认识问题与反革命混同起来,势必搞扩大化。陈昌浩同志就更凶喽,捕杀高级干部,有时连口供都不要。这个人干劲十足,但容易狂热。记得围黄安时,有个农民领袖、红军团长叫黄钢,被当作改组派抓起来。他不服,自杀了。陈昌浩回来说:撃憧椿聘址锤锩嗝醇峋觯矢棺陨保认定人家是改组派,没有证据也信以为真。指导思想上撟髷到那么严重的程度,冤死了多少革命好同志噢!

    第三条,逼、供、信,确实害死人。逼、供、信这东西,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司空见惯,是剥削阶级司法制度的产物。看京戏,那里面的青天大老爷把惊堂木一拍,动不动就上大刑,被屈打成招的事可不少。《苏三起解》里的老解子,见到的冤案太多,才发出摴啦还溃挥刑熘罃的感叹。我们的撍喾磾,把封建主义的东西搬来了。一逼、二供、三相信。捕人、杀人不讲证据,全凭口供。许多刑罚骇人听闻。一些基层干部和战士,连AB团、改组派、第三党是什么名堂都不懂,更想不到那是掉脑袋的罪名。你说他是,就承认。承认了还不行,得说出撏硵来。说吧,无非是些要好的同志、同乡,在一块议论过什么事,便成了撏硵、摲锤锩橹瘮。就这样,一株连一大片。逼供信,冤假错案,在我们党的历史上一再发生,共产主义运动中也不鲜见,很值得研究。

    最后一条,鄂豫皖根据地的摯笏喾磾,不是孤立的。那个时间,是教条主义者统治中央的时候。教条主义、主观主义、宗派主义搅在一起,在全党,在各个根据地,搞肃反,搞扩大化。他们把中央革命根据地挖AB团的经验,推广到鄂豫皖来,又把鄂豫皖、湘鄂西的撍喾磾经验推广到别的根据地去,来回折腾,大搞特搞,造成特别令人痛心的损失。党的六届七中全会《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此专门作过总结,这里不必多谈。

    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我们的子孙后代,一定不要再重演。

    附带说一下我爱人程训宣在撍喾磾中的遭遇。这段叙述,也是我对她的悼念。

    我和程训宣同志是一九二九年底结婚的。她是黄安人,家住檀树岗程伍德村,妇女工作干部。我老在前方打仗,她在后方工作,我们难得有见面团聚的机会。一九三二年反四次撐Ы藬时我在七里坪一带打仗,战局很紧张,我无法回家看她,让警卫员把袜子拿给她补一补,好行军作战。警卫员回来悄悄地对我说:程训宣被抓走了,人家说她是改组派!她的命运如何,我不得而知,也不便过问,听候组织撋蟛閿就是了,还是打我的仗。

    部队撤离鄂豫皖根据地后,我一直打听她的消息。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告诉我。一九三七年到延安,才听说她和王树声的妹妹等一批人,都被杀害了。我就问周纯全,为什么把我老婆抓去杀了,她有什么罪过?周说:撁皇裁醋锕ニ褪俏烁隳愕牟牧下铮

    她家里弟兄姐妹五个,全都参加了革命,对党忠心耿耿。大哥程启光,共产党员,我们的特务队长;二哥当教员,也是共产党员;三哥任过基层的苏维埃主席,被敌人杀害;兄弟在我们司令部当警卫员,以后在红二十五军,也被肃掉了。她被抓走后,究竟受过什么刑罚,我不清楚,听说是打得不成样子,没什么口供,相当坚强。

    一场革命,人民群众的牺牲是巨大的。不仅对敌斗争要付出血的代价,在党的路线发生错误时,同样会付出血的代价。由此不难理解,坚持党的马克思主义的路线,是多么重要!

    当时内部杀了那么多的人,也没有把我们党搞垮,把红军搞垮。人心向着共产党,向着红军。不革命,人民没有出路。干部被抓一批换一批,再抓一批再换一批。被肃掉的同志,难以数计。队伍就是不垮,极少有人叛变投敌。原因是我们党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代表了人民的利益;红军指战员,工农出身的占百分之九十以上,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有血海深仇。历史证明,我们的党尽管多灾多难,但力量却是无穷无尽的。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